小小散文网

三沙的椰子树

2023-05-26
一直向南,我抵达永兴岛。蓝天、白云、大海、沙滩、椰子树……三沙的椰子树以旺盛的生命力扎根在南海岛礁上,它正直、坚韧和刚强,彰显的是无私奉献的精神和英勇无畏的气概,这些品质在三沙人血脉里传承...
一直向南,我抵达永兴岛。蓝天、白云、大海、沙滩、椰子树……三沙的椰子树以旺盛的生命力扎根在南海岛礁上,它正直、坚韧和刚强,彰显的是无私奉献的精神和英勇无畏的气概,这些品质在三沙人血脉里传承。三沙由两百多座岛礁、暗沙和广阔的海域组成,海南渔民把这片海域称为祖宗海。我乘坐的“三沙1号”轮船,在海上自信地航行。吃完早餐,走出船舱,站在甲板上,眼前的大海像柔软的蓝色绸缎。海水发出沙沙的声响,白色的、黑色的、灰色的海鸟俯下身子,翻阅着浪花。甲板上一些乘客情不自禁地拿起手机或者相机“咔咔”地按动着快门。“看,那是海燕。”我指着一群翱翔的海鸟,对身旁的小陈说。小陈,湖南妹子,我在船上刚认识的新朋友,她是去三沙永兴岛探望未婚夫的。她对我说,她的未婚夫原先是驻守三沙的一名战士,退伍那年刚好三沙设市,便留下来当了一名园林工人。“给男朋友带了什么礼物?”“带了一包泥土。”“为什么?”我不解地问。“男朋友说,岛上最缺的就是泥土。”当“三沙1号”轮船停靠在永兴岛码头时,小陈站在甲板上忍不住兴奋地喊了起来:“岸上的椰子树多美啊!”我顺着她手指的方向看到:海岸线上,一排排伟岸挺拔的椰子树仿佛张开了温暖的双臂,欢迎我们的到来。一下船,便见到了小陈的男朋友小曾。他听说我是来采风的作家,便自告奋勇地要为我当向导。小曾是湖南湘潭人,长得高高瘦瘦的,皮肤黝黑。“家乡的土带来了吗?”一见面,他就问女友。“带来了。”小曾一把捧起包里的泥土,像心肝宝贝似的,忍不住用鼻子嗅了又嗅。也许,这就是三沙人对泥土特有的情感吧。小曾说,他原先驻守西沙珊瑚岛,每名新兵上岛之初,都要种下一棵椰子树。“这些椰子树都是从哪来的?”我问。“从海南各地运来的。”在三沙植树之难远非海南岛上可比。为了把树种活,岛上陆续安装了海水淡化系统、雨水收集器、水泵等设施,还派专人维护,用船运来大量的沙土和淡水。电瓶车在永兴岛公路上行驶,绿化带上的椰子树,像驻守岛礁英姿飒爽的战士,它们头顶烈日,不惧风浪,扎根西沙,坚守着祖国的南大门。下午3时许,橘红色的冲锋舟将我送上了赵述岛滩头。赵述岛在永兴岛北部,面积只有0.2平方公里,岛上常驻着200多位渔民。远处传来国歌声,那是一对民兵夫妻从心底里唱出来的。他们守岛9年,每天早上一边升着国旗,一边面对国旗深情地唱着国歌。这样的画面一直烙印在我的脑海里,让我无数次地感动。赵述岛的渔民梁先生对我说,这里原先满是白色沙粒和珊瑚碎石,太阳一晒,白花花刺眼。梁先生是较早一批在赵述岛种树的。2008年,他们种下了一片椰子树和木麻黄树,如今这批树已经长到数米高了,既防风挡雨,又遮阴纳凉。我注意到,渔民家里都有一根水管与屋顶连接,将屋顶上的雨水引到地面一个很大的密封水箱里。过去,渔民的饮用水主要是靠这些搜集来的雨水。也许是常年在海上生活的缘故,梁先生的脸庞被海风吹的皱纹深刻,但一双眼睛晶亮晶亮的。他说,渔民们总结了许多植树办法:在最外层选择抗风能力强的抗风桐,形成防风带;内层种植生命力强的草海桐,容易连片生长;房前屋后大量种植椰子树、橡皮树。祖祖辈辈,渔民们在遥远的南海以打渔为生,由于思念家乡和亲人,他们运来了象征海南风土人情的椰子树,种植在荒岛上,一来可解思乡之苦,二来饮椰子水可解渴,三是在无边的大海上,高大的椰子树还可作为行船的参照物。没有到过荒岛、没有日夜远离大陆的人,是无法想象他们的感受的。他们用故乡的泥土和椰子苗,亲手培育出绿色的生命,那份欣喜,那份珍贵,无与伦比。“以前,岛上连根草都很难见到!那会儿,我就在想,岛上什么时候才能绿起来。”梁先生说,“只有常年居住在这里的渔民,才能体会到绿荫多么的珍贵。”我能感受得到,渔民们对待椰子树,就像对待自己的孩子一样。岛上有一条不成文的约定,每次从海南岛回来,都要带上一些椰子苗种在房前屋后,“宁可从老家少带点素菜,也要运来泥土和椰子苗。”他说。在三沙,仰望椰子树,你不可能无动于衷。这让我想到多年前我曾写过一首名为《椰颂》的诗,其中有几句是这样的:“我见过被台风连根拔起的椰子树/也见过被台风拦腰折断的椰子树/却从没有见过它卑躬屈膝……”三沙的椰子树啊,它在提醒我:一种勇气,一种担当,一种责任,一种情怀。它在南海岛礁上守一方国土,捍卫主权,挡住汹涌的浪涛,不惧风暴,树起了一座丰碑。晚上,我坐在永兴岛啤酒烧烤园的长凳上,要了一瓶啤酒,喝着喝着,打了一个很长的盹,长得似乎还做了一个梦。梦里,三沙的画面越来越清晰:永兴学校孩子们为椰苗浇水的场景;战士们在椰树下练兵的英姿;正在改造的永兴岛宣德路椰林景观大道……我想到在赵述岛,头顶骄阳,亲手种下的椰树苗。当我手拿铁锹,弯腰为它填土的那一刻,它就寄托了我的梦想、我的希望。我想象着,有一天,它长大了,我坐在它身旁看书练字,为它作诗,读给它听。海风吹来,拂动着我的头发和它孔雀羽毛般的叶片。这一刻,远离尘嚣,天是蓝的,海是蓝的,水是清的,我的心是宁静的。这一刻,我是一个幸福的人,椰子树也是一棵幸福的树。这一刻,我怎能不爱可亲可敬的三沙人啊!烧烤园里飘出的音乐,弥散在静静的夜色里,萤火虫在身旁一闪一闪,仰望满天星斗,突然,我就有了一种回到童年的感觉。让我一下子羡慕起三沙人来,可这一切,都是他们用智慧和汗水换来的啊。在赵述岛,每一棵椰子树下都堆满了五颜六色的各种螺壳。在两棵椰子树之间挂着一张蜘蛛网似的白色吊床。我看到一位渔家少女躺在吊床上,悠闲地吸着椰子水,三角梅、太阳花、水芸花簇拥在她的身旁。在永兴岛,我从宣德路往南走,来到石岛,面对庄严而神圣的主权碑和礁石上战士们刻下的“祖国万岁”四个鲜红大字,还有一代又一代官兵,在四周种下的一排排像哨兵一样的椰子树,我就心潮澎湃,一种敬仰之情油然而生。在三沙,有一种比天还大的事情叫种树。战士和渔民说得很神圣:“岛礁再小也是祖国的领土,绿化好这片国土,就是坚守着这片国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