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小散文网

不唯艾,更为爱

2023-05-26
“清明插柳,端午插艾”。这么一句话,就将艾草从时光的深处拉出,步入我的视野。“呦呦鹿鸣,食野之苹……”(苹,即陆生皤蒿,俗称艾草),捧着《诗经》,我问:“喂,艾草,...
“清明插柳,端午插艾”。这么一句话,就将艾草从时光的深处拉出,步入我的视野。“呦呦鹿鸣,食野之苹……”(苹,即陆生皤蒿,俗称艾草),捧着《诗经》,我问:“喂,艾草,你从书里飘逸出缕缕清香,去了哪儿?你默不作答——谦逊本是你的初心。”哦,我想起来了,你的香弥漫在五月。艾草被标注上端午的印记,是一件无比美好的事情。端午这天,再忙,乡下除了包粽子,家家户户还会去采艾草。一大早,母亲扛一把镰刀出门采撷了。回来时,她的肩上多了一捆艾草。母亲一脸虔诚,扫了院落,洒了清水,抽一把艾草悬挂于门楣,仿佛在完成一件神圣的事。正如母亲所说:“艾草挂在门口,可以驱蚊避邪,一年都可以保佑平安……”。亲爱的艾,你占领千家万户门扉的同时,被赋予了特殊的含义。不可或缺的另一个环节或者仪式是,母亲将多余的艾草置于铁锅中,浇上井水,在柴火的燃烧中,逼出绿色或者褐色的汁液。随后,母亲嘱咐我们兄弟姐妹挨个儿洗澡,且让褐色裹挟着绿意从头浇下,流过身子、腿一直到脚跟,温热夹杂着艾草的气息浸润着我们,浑身汗毛张开呼吸的空隙,洗呀,吸呀,释祸净体,洗出一个青枝绿叶的我来……不过,我那时还没学到屈原“浴兰汤兮沐芳华”的诗句,否则,是可以拿出来胡诌、炫耀一番的。我感喟母亲的举动。我问母亲,这是什么啊?母亲很文学、很抒情地答道,是艾(爱)啊!那悠长的声音里,包含着万千疼爱,谁让民俗是一首民族的集体抒情呢!你是属于五月的,你又不仅仅属于五月,属于四季摇曳的风情,属于世间每一天缕缕清香传递的身影。小时候一到夏天,蚊虫肆虐,晚上被叮咬得睡不着觉。常常看到人们身上有红红肿肿的疙瘩。不过我家有法宝,父母把剩下的艾草编成长长的“辫子”,挂在屋檐下晾晒。待到夏日夜晚乘凉时,将“你”点燃——满屋子淡淡艾草的清香,好多了。没有蚊子“亲吻”的夜,我们睡得很沉,很香……生于尘土,尘土的事情依靠尘土来应付,这是一如父母这些长辈的智慧,他们用大地上长高的艾草们的品质,营造了一个百毒不侵的舒适环境。我更明白了:如果说香是你的特质,那么药便是你的内心,灸则是你生命的坦白了。草药,草药,不识者是草,识得者是药,是宝。记得小时候,不论我和弟弟谁偶受风寒感冒,母亲都会为我们泡上一碗浓浓的艾叶水,让我们喝下,然后蒙头睡上一觉,醒来就浑身轻松了许多。乡间有谚语:“家有三年艾,郎中不用来。”人们将你晒干了,烧成灰,用瓶子装起,宝贝似地收集珍藏,便是当家“仙药”,以备日后不时之需。有一年夏天,赤脚下河摸河蚌,河蚌长在河底的泥沙中,要用脚去蹚,但并不是每次都能蹚到河蚌。有一次,就碰到玻璃碴子的“利器”,脚一挨上,一道大口子,鲜血淋漓。一路小跑,母亲见我痛苦状,一把艾草灰下去,血就止住了,真神!憨厚淳朴的农人怎能不由衷地喜爱你呢?是啊,于人于社会的益处愈大,受人尊重的程度也就愈高,哪怕仅仅只是普通的艾草。艾灸,更让我体验了你的独特魅力。前几年,身体总感不适。请中医,问治道。聊到兴致,中医取来一大块生姜捣碎,敷在我的肚脐上。之后,又取来一撮艾绒,捏成圆锥形置于姜末之上。划着火柴点燃,香气随烟而起。过了一会儿,升腾的能量由肚脐逐渐向小腹扩散,直至经络被慢慢打通。几天功夫,如此反复,身体轻松了许多。那时就想,一定是艾草的灵魂融入到了我的躯体里,它强大的能量驱走了寒邪,让我的身心归于和谐、平静。谁又能真正撇清与你的关系呢?在与农人息息相关的生活中,你早就锲入了村子的内部,和树木一样,和猪牛一样,成为村庄的一个部分,不可分割。于是,不禁为你感慨——有哪一种草能沿着人类的身体,一步步走进血肉,走进经脉,直到深入骨髓?!……一年一度的端午近了,我亲眼见到了久违的你——菜场的角落,一位胡子花白的老农,在整理他面前的一大捆新鲜的艾草。我站在那里看着你们,说不出话,我仿佛也看见你眨巴着两只大眼睛光闪闪的样子,像一对阔别已久的亲人!彼采艾兮,一日不见,如三岁兮!不管你愿不愿意,赞美的民谣再次从我心中唱起——“艾叶香,香满堂,艾枝插在大门上,这儿吉祥,那儿吉祥,处处都吉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