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小散文网

忆儿小时事

2023-05-26
2019年是我儿24岁本命年,要在过去子女众多的那个年代,应该组建家庭独立门户了。在我眼中,他还是那么小那么小。陪伴他长大的岁月是我记忆最深刻丰富的流年。...

2019年是我儿24岁本命年,要在过去子女众多的那个年代,应该组建家庭独立门户了。在我眼中,他还是那么小那么小。陪伴他长大的岁月是我记忆最深刻丰富的流年。

(一)强烈的维权意识

在他三岁的生日家宴上,他有些骄傲了,用餐不太合规,被他爸爸用筷子重重地打了两下,我们知道他会哇哇大哭,不过,他是边哭边用手指着他爸爸,嚷嚷着什么。他爸爸举起筷子想要镇压被我阻止,于是他更嚷得理直气壮了。大家仔细听了听,坐在他旁边的三爸提示,好像说啥子道歉。听明白了,原来是要求施暴者道歉。

(二)萌动的生死观

他出生不久,我小叔就参军去了部队,不时会寄一些军旅照片回来。孩子就在我们大家指着相片、口口相传中感受到叔叔的存在。被那些彩色图片吸引,自发地成为了叔叔的粉丝。常常说他也要当兵,还要当大兵。三岁生日过后不久,有一天晚上,我在厨房洗碗,当时他脱了鞋在沙发上看电视,其间,我听到他呼吸较重,赶紧去看。我看到他盯盯看着电视,神情非常专注,问他怎么了,他并不看我,仍然盯着电视,说“我不当兵了”。我看看电视,正在播放《憨儿司令》,问他为什么不当兵了,他说“当兵要被打死”。原来,他是被电视剧中残酷的战乱场面吓坏了。

(三)严格的着装要求

读小学三年级时,所在班级组织了一个亲子活动,要求家长与孩子共同参与,他很兴奋,一回家就告诉我,让我好好记住,千万别忘记。那天到了,中午放学一进门就考问我是否记得今天下午要干什么,我回答正确他很满意,吃饭期间,像一只小喜鹊不停地给我们汇报学校里好玩的人和事,正谈得热火朝天中他突然不说话了,只见他用紧张的眼神看着我,我想他在学校遇到什么麻烦事了呢,不待我询问,他问我了,“妈妈,你下午就穿这个去吗?”当时我是穿了方便做家务的马甲裤装,我明白他是认为这个装扮不适合到公众场合参加活动,就故意逗他说是啊,怎么了?他很认真地说,“这个不好看。”我继续逗他说这个挺好的,哪儿不好看了。他生气地说“就是没昨天穿得那个好看。”见他着急了,我赶紧告诉他,这是穿在家里劳动的,去学校参加活动当然不合适,他如释重负不紧张了。下午,我准时到学校,一见面就故意悄悄问他“你看这样穿好看吗?”他有点儿羞涩地笑了。那年,他8岁。

(四)自发的感恩情怀

读小学时在学校附近给他办了牛奶月卡,与商家签了协议,由孩子自己每天取一盒牛奶。有一天放学他背起两盒牛奶回来,手持一盒,递一盒给我,干脆地说“你喝”。我好奇地问怎么回事,他说“我昨天没取,今天给老板说取两盒,他先还不同意,后来还是取给我了。”我告诫他每天自己记好去取,他说他没忘记,昨天是特意不取留着今天一起取。我更是好奇了。原来,他觉得自己天天都喝牛奶,而妈妈却没喝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