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小散文网

一壁青砖半壁藤

2023-05-26
邂逅一座老宅院,那是很惬意的事情。一如老友重逢,在茫茫人海之中,于灯火阑珊之处,猛一抬头,哦,原来是你?原来你就在这里?许许多多先前准备好的别词离赋,早已忘却脑后。不是有备而来,没有设计的情节和桥段。...
邂逅一座老宅院,那是很惬意的事情。一如老友重逢,在茫茫人海之中,于灯火阑珊之处,猛一抬头,哦,原来是你?原来你就在这里?许许多多先前准备好的别词离赋,早已忘却脑后。不是有备而来,没有设计的情节和桥段。天色空濛、山道蜿蜒中徒步探寻,山重水复的尽头,却见柳暗花明般的惊艳、世外桃源般的秘境,却又不知所踪。那样的老宅院,古旧,苍青,人字形的黑色瓦檐重重叠叠,四方格子的天井点缀其间,回廊婉转,曲径通幽。褐色的方砖经历了太多时间的打磨,方方正正的格子窗经历了太多风霜的洗礼,从斑驳的门洞望过去,以壁照、蕉影作为背景的厢房,似有谁人飘过,却又转瞬不见、恍若隔世。人在深深处,落花,飞柳,石碓,枯桃,哪一个才是离人的注脚?白墙空院疏影稀。在院中徜徉,无有高院深墙的威严,却也超乎市井的喧嚣流弊。今人李志辉的曲子《青瓦白墙忆徽州》,超凡脱俗、氤氲缱绻,与此情此景甚为贴切。适合忆旧,适合怀想,适合一整天一整天地发呆。或有独墙突兀,屹立不倒,使你想见的不是断垣残壁这些颓废的字眼。那些马头墙上披挂着碧翠的老藤,将青的砖、白的缝,遮掩了去,将方形的纱窗、半月形的门洞,遮掩了去,使老宅院凄凄切切的故事变得缥缈朦胧起来。老宅院的左上方,有清溪漫流,溪上有高树笼罩,溪中有跳脚磐石,常有妇人捣衣、孩童嬉闹。那溪不漫不溢,不深不浅,卵石缝隙丛生菖蒲、水葱等水生植物,好生清雅。老宅院处在湘东山地,山灵水润,江湖遥远,颇有遗世遗落之感。流连,凝眸,叩问,抑或擦肩而过、失之交臂,任光阴荏苒、岁月流逝,老宅院依然故我、不动声色。邂逅一座老宅院,竟如张爱玲所言“于千万年之中,时间的无涯的荒野里,没有早一步,也没有晚一步,刚巧赶上了”。一壁青砖,半壁老藤,原是泛黄的线装册页,原是岁月不经意的慷慨馈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