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小散文网

瓦卡蒂普湖上的老船

2023-05-26
瓦卡蒂普湖,是我去新西兰见到的第一个湖。它位于南岛的中南部,南阿尔卑斯山东麓,为冰川融雪形成的堰塞湖,湖长77公里,宽3公里,从空中俯视呈S形,更像一条蜿蜒的大江。...

瓦卡蒂普湖,是我去新西兰见到的第一个湖。它位于南岛的中南部,南阿尔卑斯山东麓,为冰川融雪形成的堰塞湖,湖长77公里,宽3公里,从空中俯视呈S形,更像一条蜿蜒的大江。

皇后镇便坐落在瓦卡蒂普湖中部弯曲处的北岸,这座常住人口不到两万人的小城,每年却吸引来自世界的游客多达200万人次。皇后镇之所以美丽迷人,就因为有了瓦卡蒂普湖的滋养与抚爱。

清澈的湖水,随着天气和时间而变化,或石蓝、或碧绿、或青黛;群山做屏障,即便起了大风,湖面也不见翻卷的高浪,依然是温和的轻波。天空有云在游走,水面就抖动着片片的幽影,阳光从云隙间投射下来,水波便闪烁着莹莹的亮斑;恰逢“一群白鸥翩飞去,几只野鸭游弋来”,情味就愈加浓了。时值夏季,晚上八点了也没黑天,夕阳正晕染着如锦的紫霞,此刻,若有一艘高耸着红色烟囱的白色老船向湖的远处缓缓驶去,按下相机的快门,那便定格了一幅色彩浓郁的风景油画。

这艘老船并非我的假想,真有一艘厄恩斯劳号蒸汽船存在,泊位就在皇后镇的码头。我本以为这船是仿古的赝品,内部的机器和设施都是现代化的,然而经过了解,它就是一艘实实在在的老船,仍以燃烧煤炭为动力,就连杉木甲板都是原装的,这让我肃然起敬。该船由麦克格雷戈尔公司建造于但尼丁,又拆成部件用火车运到皇后镇组装,1912年与那艘大名鼎鼎的泰坦尼克号同时下水。原来这是一艘货船,主要功能是为瓦卡蒂普湖边的牧场提供货物运输,后来公路的建设改变了湖边的运输方式,货船的业务量日益减少,到上世纪60年代,厄恩斯劳号被旅游公司买下,改装成了豪华游轮。据说,厄恩劳斯号是南半球唯一仍在营运的蒸汽船。

百岁老船,历尽沧桑,风采依然。从皇后镇登上厄恩斯劳号,它以14节的航速,驶向瓦卡蒂普湖北端的瓦尔特峰高原牧场。湖的左岸排列着苍凉的褐色山脉,右岸则铺展着绿色的森林和田野,犹如两轴风格不同的长卷。倚着栏杆朝船头方向远眺,云雾飘渺,天地交融,一时间仿佛进入了幻境,老船恍然行驶在百年前的某一天。

近一个小时的航行,老船鸣笛靠岸,抵达瓦尔特峰牧场。登上一个长长的缓坡,视域豁然开阔,森林、草地、围栏、牛羊、木屋、覆盖白雪的远山,全然是原始的自然风貌,清朗而恬静,时间在这里仿佛停滞了。我一下理解了保留这艘百年老船的美学价值和文化意义。瓦尔特牧场始建于19世纪中叶,是新西兰最悠久的牧场之一,曾由一个家族经营管理,繁盛时占地达17万英亩,养羊4万只。如今牧场开发了旅游项目,经营收入不菲。传统的剪羊毛和牧羊犬赶羊,已成为来此必看的特色表演节目,而上校之家餐厅的烤牛排自助大餐美味至极,更是不能错过。最让我感到震撼的是原始森林中的那些大树:杉、柏、楠、橡、桉,一棵一棵,苍苍郁郁,梢枝一摆,似可拂掉天空的流云。这些大树的年轮,不知有多少道圈圈儿,也许在库克船长这些早期欧洲探险者未发现新西兰之前,就已经生长在这块土地上了,它们是这里的原住民。

离开瓦尔特牧场,有些依依不舍,目送它慢慢远去、消失。返航途中,船舱里忽然响起了歌声,在一位胖胖的女钢琴师的伴奏和指挥下,游客们唱起那首著名的苏格兰民歌《友谊地久天长》,唱得那么动听,我也情不自禁地随唱起来:“朋友万岁,友谊万岁,举杯痛饮,同声歌颂友谊地久天长……”在百岁老船厄恩斯劳号上,在碧波粼粼的瓦卡蒂普湖上,歌声悠扬、飘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