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小散文网

滂沱大雨,一片真情

2023-05-26
记忆中的自己是从来就没有带伞的习惯,可能是因为我知道,母亲会给我送伞来的,无论如何。去年的今时,似乎也下起了雨。那次的雨,下的似乎很大,像往常一样,我在校门等母亲,可那一次,母亲没有来,从期待到失望那...

记忆中的自己是从来就没有带伞的习惯,可能是因为我知道,母亲会给我送伞来的,无论如何。去年的今时,似乎也下起了雨。那次的雨,下的似乎很大,像往常一样,我在校门等母亲,可那一次,母亲没有来,从期待到失望那一刻的我是无比失落的,我淋着雨奔跑着回家,看到自己被雨水淋湿的那一刻内心其实很难过,也想过责怪她。到家后却未见到她的身影,我便有点担心,拿起电话打起了爸爸的号码,“你自己去外面吃点,我和你妈有事”,随即电话立马挂断,我便开始抱怨起来,认为他们不称职,自己就快要高考了,他们却没时间多陪陪我。

从那以后,我便开始有了情绪,无理取闹,弄得爸爸从未省心。后来我才无意知道,那天母亲在来的路上出了车祸,虽不严重,但也需要静养很长一段时间,因为考虑到我要高考怕我分心的缘故就瞒着我没说。那一刻,我心如绞痛,内疚不已,原来我以为的理所当然,只是年少时的无知。

那时的雨天,恐怕是我人生中最难熬的几天,因为带给我压力的并不只是高考。母亲进入病房需要手术,伯伯命悬一线,在急诊室昏迷多日,哥哥连夜赶回来又因开车睡眠不足出了车祸。那一阵子,神经永远都是绷着的,我生怕自己一觉醒来,就会有一颗星陨落。

第一次步入大学,父母将我送到了学校,离别时的那一刻,我看见母亲湿了的眼眶,却一句话也没说。可能,那一刻,我是真的长大了。

的确,岁月消磨了他们的青春,我早已记不清他们年少的模样,寒风吹皱了他们的脸庞,我早已理不清他们脸上皱纹几许。我尚未优秀,他们却早已经白了头。

我看惯了每一次远离家门父母期望的眼神,就像种植了一年的庄稼,希望它可以茁壮成长。我挺怕对不起他们,因为我知道,我是他们唯一的希望。我怕我任性自我,令他们次次失望;我怕我涉世未深,叫他们处处不安;我怕我不够优秀,让他们日夜牵挂。

此后在外求知下的每一场雨,母亲总是会打电话提醒我记得带伞,她每天都关注着我所在城市的天气状况。后来的我,也学会了在每一个雨天,都撑起一只伞,仿佛撑起了伞,就撑起了母亲的希望,它就像母亲一般时刻提醒着我:下雨了,要记得带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