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小散文网

相亲

2023-05-26
我由外面吃过喜庆的酒宴回来,因为年里年外办喜事的事儿特别多,现代的时令不同,年轻人外出打工的特别多,平日里在家里办事的相见少,除非特别事,才匆匆忙忙打外地回家,也只是一两天的光景,便都匆匆离家,各奔前...

我由外面吃过喜庆的酒宴回来,因为年里年外办喜事的事儿特别多,现代的时令不同,年轻人外出打工的特别多,平日里在家里办事的相见少,除非特别事,才匆匆忙忙打外地回家,也只是一两天的光景,便都匆匆离家,各奔前程。所以大小事如:吃喜面.过满月,剪鸭尾巴,过整十岁等等,巧立名目的喜事最多,不胜枚举。

我家门前,院里坐着众多喜笑颜开,谈笑风生的亲戚。我知道他们一众来的目的,俗话说:男大当婚女大当嫁。女儿早过了嫁妆年龄,在我们当地一般女儿二十前就订婚,然后过了二十就出阁,因为女儿九二年的,这几年虽然有相亲说看的,也都各不尽人意,便也草草收场。

这不一听说我们都回来,女儿也回来相亲,从年前到现在,女儿如走马灯一样和她妈妈上午出礼喝喜酒,下午就各地相亲,倒是忙的乐此不疲,开开心心。妻子的开心故不多言说,女儿的成熟也知道。

妻子和她大姐,三姐在门口都是手脚并用,笑不合齿地高谈阔论。无非是谁谁什么时间相亲的,人品如何,家里情况。谁谁看一下双方没意见就定了。今年就办事了。谁又抱孙子孙女外孙了。总知这些足以让农村妇女开心的话估计十一天十一夜都说不完道不尽。

这样说只能告诉我,过年除了相亲是头等大事,别的都是出礼喝酒的小事,谁喝多了打了闹了。等等都可长篇大论了。

父母忙的又是倒茶递烟,给小孩子拿瓜子小糖的忙的不亦乐乎。

我过来自然相互客气着,问候着,说笑着。和他们谈些亲情话和过年这几天发生所见或所闻的有边没边的喜事。

这一群热心的亲戚最终的话题是不能亏了我的女儿,一定找个什么家庭条件好,人品好的,父母通人情,等等尽是高高在上的话。我的女儿则更像大家闺秀,说话得体,知书达礼一般。仿佛一下子成长了好多,和同龄都结婚有女儿的人说笑着。

这时门外又热闹起来,我出门一看,我可敬的大姐,骑着电动车带着她的女儿我有外甥女一同来了,是了,外甥女比我女儿小一岁,到现在和我女儿一样,所以这两年的相亲和由家庭亲戚举行的相亲大会自然少不了她,更少不了为她操心的我的好姐姐。

相见欢更不用说,客气的天气都热起来了。

我忙问候大姐,大姐此时的心情没有放到姐弟情份上,今天所有的心事都放到今天这场不大不小的家庭相亲会上。和我没说上三句半,就开始和她们一起谈论起来。这家人不错,什么有车有房,人老实,父母也好,还在市里买了房子。都是美中不足的好事。

外甥女则很懂事地打了招呼,便和我女儿进房间里计算着小九九的心事,时不时地忘形地大笑起来。

时间在亲戚们说话中,快乐地行走,阳光也没了先前的热情,笑声和说话时不时地放在打闹的孩子们身上。

她们每个人的声音都小了许多,一时一下接着看手机,是该到正题上来。

一辆白色的小车,响了下喇叭,轻轻地停在门口的另一辆黑色的车子旁。

开车的是个白净的小轻年,二十刚出头,打车里下来,后面是他四十出头的父母,朴实的农村生产者。

满面笑容,拎着买的东西朝屋里走来。客气话开始沸腾了,因为我认识他们夫妻,但由于外出打工时间长,相比二十年前经常见面说上几句,现在更是聊然几句客气,便坐在板凳上谈些相互碰撞的话题。

这是给外甥女介绍的,于是,大姐,妻子和姐姐她们便言归正传,话题落在了不大不小的相亲大会主题上。

于是农村小有资产和已阅历的妇女们开始了无所不知的话唠。

什么家庭条件好,孩子老实,父母都是本份人,家庭够过的,又有车又有房,小孩子过去觉得不会受气,等等的高大上的海夸。

姐姐故然开心,由她们谈话的表情和开心的笑声就知道。

母亲告诉两个可以出来晒太阳的孩子,便乐呵呵地走出门外和妻子与姐姐们的话题,笑声融入一起。

这就是农村有阅历和见识的妇女们最津津乐道的好事。

外甥女和女儿都打屋里出来到外面客套地打个招呼,便小声谈笑着开心的话题。

父亲去西地背草回来喂羊。我便也跟着去了,在给亲戚打过招呼时,听着到了,在小店买东西,马上开车过来。我知道这是女儿的聚焦点也到了。

父亲说人品不错,我回应着。后面妻子和姐姐们与母亲开心的笑声,随着天空地白云在屋顶盘旋。

天空的太阳真暖,在亲人们幸福的的笑声里,鸟在枝头快乐地歌唱着,一切都哪么自然,一切都哪么淳朴,一切都哪么善良,一切都哪么有人情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