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小散文网

闲走偶记

2023-05-26
周六。乌云一直在窗外游移,没见雨下来,也没见阳光出来,是个挺好的天气,加之南风一阵阵吹来,倒是让这昨天才到的小暑收敛了威力。况且,我还是那么地喜欢着这颜色的乌云。不知是因为什么,每每看到这样的乌云,我...
周六。乌云一直在窗外游移,没见雨下来,也没见阳光出来,是个挺好的天气,加之南风一阵阵吹来,倒是让这昨天才到的小暑收敛了威力。况且,我还是那么地喜欢着这颜色的乌云。不知是因为什么,每每看到这样的乌云,我会长长地舒上一口气。卧房里呆的久了,连飘窗外那硕大的白色广玉兰也让我有些审美疲劳,可能也就几朵,参差不齐慵懒荼靡地在绿叶间打着哈欠,看得我也好想打哈欠。红楼听得也有些疲惫了,秦可卿的卧房让宝玉的春梦开在了唐寅的那幅牡丹醉春图里。我一直不喜欢秦可卿卧房里那种甜柔靡香的气氛,可是,宝玉喜欢。我确定要出去走走。仍有乌云在天空游移,我喜欢的色彩。我又长长地舒了口气。也就十几里路程,我执意要去那个山庄走走。这个季节真的好,山庄里一个人也没有。向晚的时候更添加了凝重的色彩,一片青灰色。置身在此,整个人也变得有些青灰色了。没有一个人的山庄,铁栅栏紧锁,可能里面还有一个看门的大叔,只是我不想惊动他。透过铁栅栏,院里三口大缸吸引了我,因为那里长满了荷,青荷,此时冠之以青荷真是贴切不过。青荷盖绿水,微风摇紫叶,总有这样美好的句子跳之眼前,虽然并没有芙蓉披红鲜,待我泛红光,我觉得就这样最好,只是青荷,已经满足了我全部的欲望。一丛修竹,总让我想起某个雪夜,绿蚁新醅酒红泥小火炉,围炉夜话正浓,却听得屋外雪压竹枝,有风雪夜归人!一湖碧水,在这向晚时,亦被乌云染了色,那也是青灰色,这种颜色像极了那年我看到的呼伦湖。水波荡漾时,有山雨欲来之势。有些场景总是在不同的地方却有着惊人的相似!湖对岸的树木灌木围湖而生,西天那抹光线一缕缕加深,无人的境地是真好,独我一人享受这青湖此景,一个人慵懒地荡漾在湖畔秋千上。或许我这个人有这种怪癖,喜欢无人之境,就像有同事说我总是与人格格不入一样。此时,这诺大的山庄空空如也,任我一个人随便走随便想,这种自由奢侈得让我担心,怕一不留神便没了,好比那贪色的老猪,明明见一绝色女子送来饭菜,眨眼就不见了。有一片绿草地直连接天际,我总会好奇地从那片草地走过去,要去看看天际处是什么。也是别有洞天,这里人工的成份更多,手工房、风车城、秋千架,还有彩色隧道,先上那阁楼上看看山庄全景,再穿过那色彩斑斓的隧道。有时候,真想回到小时候,让快乐变成简单的事!比如此时,我进入这片无人之境,我变成了另一个我,一个任山水装点全部思维的我。我还可以装作小女人状,一任此景此境唤醒我快要僵化的神经,甚至还可以假扮那个漫游仙境的爱丽丝。人,总是在不停地调整和改变中安放自己,尤其我这种思维呈跳跃性发展的人。一次次静默,一次次爆发,一次次蜕变,循环往复。告别山庄,或许已蜕变了一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