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小散文网

夜色多美好

2023-05-26
夜幕降临,华灯初上,小区散步。一个年轻的妈妈在我前面慢悠悠地推着婴儿车,头上梳着几根蜈蚣辫,很是好看。她悠悠地哼着儿歌,我也悠悠地跟在她后面,听着儿歌,欣赏着她的辫子。可能是自己不擅长装扮,素面朝天,...
夜幕降临,华灯初上,小区散步。一个年轻的妈妈在我前面慢悠悠地推着婴儿车,头上梳着几根蜈蚣辫,很是好看。她悠悠地哼着儿歌,我也悠悠地跟在她后面,听着儿歌,欣赏着她的辫子。可能是自己不擅长装扮,素面朝天,看到别人美美的样子,就很羡慕。那个年轻的妈妈回头看我一眼,我笑说:你的辫子编得真好看!她脸一红,像个小女孩似的腼腆一笑。“你自己编的?”“不是的,别人编的,自己编不起来。”一句真诚的赞美一下子拉近了两个不熟悉的人的距离,我们愉快地聊了起来,聊美发,聊孩子。婴儿车里的宝宝大约3个月大,睡得正香。后来,她遇到熟人,我先走了,嘴角留着笑,继续散步。学生们放假了,上班的年轻人也下班了,小区里的篮球场灯火通明,场上的气氛就像这火热的夏天一样热气腾腾,朝气蓬勃。篮球场旁边的小公园里则是幼儿的天下:玩滑梯的、荡秋千的、钻山洞的、嬉闹的,热闹非凡,带娃的大人们也在一边热乎地攀谈起来。游泳池边上的空地上一群大妈们正跟着音乐跳着广场舞,我也模仿着她们的姿势乱跳一气。物业大厅里一些大爷们正打着牌,下着象棋。旁边观牌,观棋的比打牌,下棋的还多。有的时候,打牌,下棋的人不急,观牌,观棋的人倒是急得不得了。在花坛边,迎面又走来那对中年夫妻,男的比女的要高出一个头,头发稀疏,面黑,女的长得娇小,总是小鸟依人地挽着男人的胳膊。我每次遇到他们都看到他俩说着,笑着,似乎有说不完的开心事!小区里散步的夫妻很多,但像他们这样亲密,和谐,你笑说我笑听的却不多。一看到他们,我就莫名地想起那句很俗的话:我又相信爱情了,中年人的爱情!期间,儿子打来电话,问我干啥,我说散步呢。他笑说没他在一边喊口令,我是不是把地上的蚂蚁都踩死光了。儿子在家时,经常陪我散步。男孩子,步伐大,走路快,看我慢悠悠的样子,急。“我说大姐啊,你能不能走快点啊?”哈,都急得叫大姐了。有时,他用手在后面推我,年轻,力大,推得我像一叶乘风破浪的小舟;有时,他边走边打着响指,喊口令,“一·一二一;一·一二一”,跟军训一样;有时,他实在等不及,就自顾自地走到前面等我,我则一路小跑追他。今夜,月色如水,夏风习习,才修剪的草木散发着淡淡的青草香,我走走看看聊聊。而在千里之外的校园,儿子正追寻着他青春的梦想,或许此刻,他正在操场上夜跑,与我共享着美好月色!深夜花园里四处静悄悄,树叶也不再沙沙响夜色多么好,令人心神往多么幽静的晚上,小河静静流,微微泛波浪明月照水面,银晃晃依稀听得到,有人轻声唱……我轻哼着《莫斯科郊外的晚上》,回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