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小散文网

我的陈先生

2023-05-26
我突然想写点什么给陈先生,这个火气大,满身才华的男人,是我老爹,也是从小到大到现在我一直最崇拜的男人,当然,除了他的坏脾气出来的时候。...

我突然想写点什么给陈先生,这个火气大,满身才华的男人,是我老爹,也是从小到大到现在我一直最崇拜的男人,当然,除了他的坏脾气出来的时候。

一、偶像剧和老磁带

高中有一段时间迷恋偶像剧,每次看到走火入魔,陈先生就会很生气很疑惑的质问他闺女,“到底有什么吸引力,能把你迷成那个样子,你倒是给我说说看。”刚开始的时候,我只会说:“你不懂,多好看啊。”毫无说服力并且苍白无力空洞的说辞,我每次都说的理直气壮,别提多笃定了,把陈先生气的。后来有一次收拾东西,在陈先生的书柜里翻到了一个盒子,打开一看,好家伙,满满的都是磁带,老的掉牙的歌曲,现在听起来,单调的旋律,老去的调子,除了歌词还有一点看头,其他的真是完全理解不了。每盘磁带盒的里面都卡了一张小小的牛皮纸便条,上面是歌名,不得不说,陈先生那一手娟秀的字体真的很好看。我突然就忍不住笑了,陈先生也是有过青春时光的。基于这一发现,往后每次陈先生问我为什么那么迷恋偶像剧的时候,我就说:“那你当初为什么喜欢听那些一点都不好听的歌?”果然,陈先生被问住了,他终于意识到,青春期这个东西,发生在了他闺女身上了。后来陈先生就不要我解释理由了,他直接说:“去,看两个小时书以后再看电脑。”这话对我的威慑力比较大,因为这个时候的陈先生是认真的,我只能不情愿的回房间看书了。

二、陈先生的书柜

陈先生有两个黄色的大书柜,从我有记忆的时候,它们就都是被锁起来的,每次我要看什么书,陈先生都会从那两个书柜里面找,每次找出来的书都包着牛皮纸,还是泛黄的纸,粗糙的印刷,但连个角都没折。陈先生爱护书爱护到一种登峰造极的程度。大概是受陈先生的影响,我好像也有意无意的爱惜书,从不把它们折角弄脏或是坐在屁股下面,尤其是除了教科书和参考书之外的一切书。那两个大书柜里面除了书还有很多好东西,起码我知道的就有不锈钢圆规,有两用的钢笔(一边是圆珠笔,一边是钢笔),有裁得很整齐的白翎纸,有书法字帖和钢笔字帖,有陈先生自己制作的硬板书夹,当然这些东西都在慢慢的时光游走中被我找各种理由拿到手里,唯一遗憾的是,有一次在梁老师家上课的时候丢失了那支两用钢笔,被陈先生狠狠的骂了一通。从此我再不敢拿到好东西的时候在小朋友跟前显摆。后来我问陈先生:“你怎么什么东西都是成双成对的?”陈先生满脸认真的对我说:“那个时候我就想生一对孩子,每人一个。”我惊讶了,说:“呀,没看出来,你,你早有预谋啊。”陈先生在书柜里翻了翻,在一本书里面拿出一张老照片,其实不算照片,只是硬纸板的彩图,上面是一对双胞胎,胖嘟嘟的很可爱。我说:“难怪啊难怪,你们罔顾国家英明的计划生育政策冒着下岗的风险生了你儿子!”陈先生听罢,笑得可贼了。后来搬家具,陈先生的两个书柜被搬到了正房的屋子里,里面的很多书都被我骗出来了,在我的书柜上面摆着了,他于是整理了一下,腾出了一个柜子,专门放我和陈晓杰从小到大的课本和参考书,在他整理那几天,我真是大饱眼福了,里面的好多东西我是真的感兴趣,有两台玩具电子琴,好像是我小时候玩过的,有一支笛子,有各种温度计,有老照片,有上海产的针,用粉白相间的油纸包装着,有他写的日记和各种笔记积累,有磁带,有电影票,甚至还有我和陈晓杰小时候玩过的可拆装的活动铅笔。我偷偷的拿了一本他高中时候的数学笔记本激励自己,我老爹都能写这么认真,我怎么不行,还非常认真的看了一本90年代出版的讲解美国现代化家具打造的图解书,看的我大跌眼镜,那些家具好多比我们现在的高档家具都先进,我不禁感叹,美国佬超前的智慧。

三、神也会老去,何况陈先生

陈先生做事情很有长性也很认真,泛而精,好像没有什么事情是他做不来的,做不好的。当然,一般他表现出这样优良品质的时候一定是正在做他喜欢做的事情。可是我好像在这方面并没有完全继承他,我做事情有些随性,三分钟热度,泛而不精。后来一直有意识地改正,却总不能达到他的境界。我们的童年因为有陈先生,过的很有趣。陈先生就连叠一些手工作品都叠的花样百出,精巧而生动,让还是小屁孩的我叹为观止。有时候我即兴折出个小动物,总被他夸一句:“心灵手巧。”欢喜的我。陈先生性格沉稳,不喜欢多话,我小时候害怕他,但渐渐的就不怕了,因为他后来也不打我了,他开始收拾陈晓杰了,这充分的说明了我和陈晓杰的成长轨迹是完全相反地,我是童年捣蛋逐渐变好,他是童年温顺后来叛逆,充分验证了他长久以来扮猪吃老虎的腹黑,我的不听话正碰上了年轻力壮的陈先生,没少吃苦,可他倒好,如今的陈先生已是知天命的年纪,就是有心估计也没有那么大的精力了。是啊,陈先生好像是有那么点老了,我和陈晓杰都成年了,近两年来家里事情多,我看着他长久不展颜的面容,心底的酸涩总在眼角氤氲着。是啊,神都会老去,更何况是一介凡夫俗子的陈先生。可是我总强烈的觉得,他就算老去,也是无所不能的。每次通电话总会跟陈先生撒撒娇,这种时候,总能听到他的笑声。我总是想起在家吃饭的时候跟陈先生的谈话,还有每次茫然无措的时候陈先生给的建议,还有小时候有一次生日陈先生给唱的歌,还有从小学到初中陈先生每天接我放学回家的场景,还有中学时候每天晚上陈先生陪我写作业到很晚的情景,他给我讲数学题,做错事的时候教训我。陈先生无论在生活中还是在精神上,都是我长久以来的仰望,他从没让我失望过,却越来越让我心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