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小散文网

流泪的心

2023-05-26
可是,儿子的学费也越来越高,只靠家里种的二亩三分地,杨老汉每天天未亮就到集市上卖青菜,到很晚才回来,可是在最好的情况下也就七八十块钱,再加上摊位费、卫生费等,全扣除也就五六十元了。杨老汉基本上都不在集...

可是,儿子的学费也越来越高,只靠家里种的二亩三分地,杨老汉每天天未亮就到集市上卖青菜,到很晚才回来,可是在最好的情况下也就七八十块钱,再加上摊位费、卫生费等,全扣除也就五六十元了。杨老汉基本上都不在集市上买吃的,因为很贵,所以都让老伴头天晚上准备好早饭,路上带几个馒头,中午时候就着自己卖不掉的青菜将就着吃。杨老汉的老伴在家里也养了几头猪,再加上鸡、鸭、鹅、羊什么的。

老伴每天都会朝鸡窝里一遍又一遍的跑,只要一听鸡叫声,就立刻放下手的活,撒腿就跑去,生怕鸡蛋会跑了似得。嘴里总是不停地念叨着“鸡儿呀,鸭儿呀,快快下蛋吧,下了蛋娃儿的学费就有了,你们也就有好日子啦!那个要是敢不下蛋,等娃儿回来就把你们杀了,给娃儿吃…”这些鸡鸭鹅似乎能够听的懂话,也许是害怕,拉板每天总能拿着几个热乎乎的鸡蛋,小心翼翼的笑嘻嘻的拿着放在框里,等到了积攒满了,就让杨老汉带到集市上卖了。就这样,年复一年,日复一日的,杨老汉一直都斤斤计较着、盘算着,怎么样才能攒够儿子的学费和生活费。

杨老汉的手上的老茧还是布满了一圈又一圈,腰也又弯了一大圈,似乎能够盖上一个锅盖,头发跟秋天的霜一样白。

“老伴啊,你看娃儿去省城上学都这么长时间了,俺们两个还没有去看看娃儿,我想着去给娃儿送些东西过去,顺便看看。”杨老汉坐在门槛上,轻轻地抽了一口烟说。

“啥!就你?还上城里!字识的还没有一箩筐,你看那电视里城市到处都是车,你可能找得到娃儿?”老伴听到杨老汉撇了撇嘴,手里正做着布鞋。

“不识字咋啦?你看我买菜这么多年也没有算错过一次啊!我跟你说,你好别看不起我不识字,有些识字的还不如我不识字嘞。”杨老汉猛的抽了一口烟。

“是嘞,是嘞,就你能!你去那么大城市,哪有那么多钱啊!还让人不省心,要是路上有个啥事,就晚了!别去了,别去了。”老伴有点担心的劝阻道。

“放心,没事,娃儿都在大城市有两年了,咱们老两口还没去过,不像话,我先去,等我弄熟悉了,下次连你也带上,到大城市里好好的看看、玩玩。”杨老汉边说边有点憧憬的笑着。

“好,好,我等着你带我去。”老伴看着杨老汉的样子高兴地眯上了双眼,然后起身。

“娃儿爹,要不给娃儿打个电话,告诉他好去接你一下?”

“不了,不了,给他一个惊喜。”杨老汉起身,将已经吸到了尽头的烟头按灭,拍了拍手说。

“好,好,听你的,我去给你和娃儿准备些东西,你带给娃儿。”老伴也放心手中的针线活,起身转进狭小又阴暗的房屋。

两天后,杨老汉坐上去省城的汽车,临走时,老伴再三叮嘱路上注意安全,可是,杨老汉看了看被塞得满满的两袋子吃的穿的,还有三双布鞋,无奈地说“娃儿他娘,你看你,硬生生的塞这么多东西,咬狗娃儿用多久啊!”杨老汉使劲用手挪了一下放在脚下的袋子。

“咋啦,这你还嫌多!我还嫌少了呢!你好不容易去一趟!不多带点,不中!看看娃儿吃瘦了没,把钱交给娃儿就赶快回来,等你回来青菜和鸡蛋也都可以卖钱了……”老伴絮絮叨叨的说个没完没了的。

“行啦,行啦,知道了。”杨老汉看着已经发动的车子,有点耐不住性子的说。

“对啦,你吃的东西,在旁边那个包里,留你路上吃!”老伴又对着已经渐渐起步的车子喊道。

杨老汉打开一看,里面放了十个鸡蛋,四五个大饼。杨老汉突然有点眼角湿润了,好久都没有吃到鸡蛋了,以前实在想吃时,跟老伴商量了很久,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才给煮一个鸡蛋吃。杨老汉连忙起身,拉开车窗,对着老伴想喊什么,可是却不知道怎么说,车子一个转弯,杨老汉看不到老伴的身影。

六个小时后,杨老汉来到省城,一路上,杨老汉并没有舍得把鸡蛋全吃完,也就吃了一个鸡蛋就着两个大饼,喝着自己从家里带的水。

等杨老汉到省城时,天已经是下午6、7点钟了,杨老汉看着大城市里灯火通明,霓灯闪烁,不禁乐呵呵笑着感慨道“大城市就是比农村好”,因为是第一次来,也不知道儿子在哪个学校,就一路边走边问,杨老汉身上扛着两大袋子东西,另一支手挎着打包,笑容满面的走着看着。

等到杨老汉找到儿子的学校时,已经是夜里九十点钟了,杨老汉累了,想找个地方休息一下,突然一个熟悉的身影从他的面前跑过去,杨老汉仔细定睛看了看,的确是有点熟悉,“会不会是娃儿杨林?”杨老汉心里默想着。本想跑上前去,可是,身上又有那么多的东西,杨老汉只有无奈的摇摇头,只见那个熟悉的身影转进校园,牵起一位女生的手,消失在众多学生中。

“请问这是JH大学吗?”杨老汉走到在灯光照耀下十分明亮的校门口,走进保卫处看着里面正在坐着聊天的人问道。

“是的,请问你找谁?”里面一位保安问道。

“哦,我找我们家娃儿。”杨老汉看着里面说。

“哈哈,我是问你娃儿叫什么?”保安笑着问道。

“哦,不好意思,叫杨林。”

“是哪个院的?”

“哪个院的?不就是这个院的吗?”杨老汉有点疑惑的说。

“这位老年人,我是问,你要找的杨林是这个学校的哪一个学院的?学什么专业,辅导员是谁?住在哪里,我们好给你找人!”保安无奈的遥遥的头说。

“哦,不知道,我就知道俺们家娃儿就在这个学校,刚刚我还看到有一个人很像我们家娃儿。”杨老汉有点脸红的说,心里暗暗自责,为什么自己之前都不问问儿子这些呢!

“老大爷,你只说个名字,我们也没有办法给你找啊!”

“那,那怎么办?我进去看看?”杨老汉边说边准备扛起包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