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小散文网

老龚,老龚

2023-05-26
“我姓龚,别人都叫我‘老公’。”这已经不是一个爆笑段子,而是一个普通龚姓女孩的真实写照。而这个写照,都是托了张路的福。张路是第一个叫我老龚的。有次,老师掷出一个问题。对于这个问题我...
“我姓龚,别人都叫我‘老公’。”这已经不是一个爆笑段子,而是一个普通龚姓女孩的真实写照。而这个写照,都是托了张路的福。张路是第一个叫我老龚的。有次,老师掷出一个问题。对于这个问题我有点印象,不过很模糊,便抱着尝试的态度回答了英语老师“conj.是连接词的缩写”。令我没想到的是,这个随意的回答,竟巧合地成为正确答案。由于我没有举手发言,老师也不清楚是谁说的,便问“刚才是谁回答的?”。所有人都转向我,大声地喊我的名字,只有张路除外,他靠着椅背前后摇摆,激动地叫着“老龚,老龚!”这就是张路叫我老龚的开端,让我当着老师的面尴尬了一回。又有一次,张路、我和另一个同学一起走着,我和那个同学是完全陌生的,不过张路和他认识。然后,有一个小同学从我们身边飞速奔过,匆忙去追前面的一个男生。那个陌生的同学笑着说:“看!他去追他老公了!”张路听了,用手指着我:“老公?这不就有一个,她是我‘老龚’。”我惊得愣住了,我只是一个弱女子啊!怎么做你的“老公”呢?旁边那个同学也目瞪口呆,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问道:“你叫她‘老公’?”为了不让这位仁兄误会,我准备开口解释。可万万没想到,张路这时也开口了。我俩同时发声“我姓龚。”“她姓龚。”那个同学听后,点点头。脸上的表情缓和了不少,不再那么狐疑了。可能是这样的解释,恰好是他等待的。后来,为了防止再度被别人误解。我私底下找张路,请他别再叫我老龚,但他说:“你不就姓龚吗?那这样叫也没毛病嘛。”这段话,我无言以对。对啊,我姓龚,那这样叫又有什么大不了的呢?于是,我慢慢接受了这个称呼。现在,我觉得这样叫,没什么大不了的。其实并不是称呼本身让我们不好意思,而是我们的想法影响了我们的心态。而且,因为有张路在,生活好像愈发有趣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