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小散文网

我的“后花园”

2023-05-26
家居时光,会长久留恋于我的“后花园”。这里的一枝一叶都值得我深情凝视,每一次凝视都让内心喜悦而宁静,丰盈而美妙。买回来的莲头,随手扔进空油壶中,盖一层薄土,添满水,它竟回赠我一个有荷的夏梦。...
家居时光,会长久留恋于我的“后花园”。这里的一枝一叶都值得我深情凝视,每一次凝视都让内心喜悦而宁静,丰盈而美妙。买回来的莲头,随手扔进空油壶中,盖一层薄土,添满水,它竟回赠我一个有荷的夏梦。几茎细荷,风中摇曳,竟有些荷塘的韵致,于是眼前就浮现出山王和九间房的翩翩风荷:远山在望,莲叶何田田;清风徐来,芙蓉出水面。流连荷间,自觉已化作一缕清风,一丝阳光,一只蜻蜓,相拥亲吻,不忍离去。桐花沟的荷塘曲径通幽,也应该在玉山的风中摇曳生姿了吧,“叶上初阳干宿雨、水面清圆一一风荷举。”有月的夜晚,又该是怎样一种清雅的意趣呢。嫩绿的荷叶旁边,是一盆亭亭的金枝玉叶,别名树马齿苋,和我们喜欢吃的马齿苋菜特别像,只是她的叶片更加苍翠厚实,玲珑剔透,茎干分枝虬曲,苍劲古朴,的确名副其实。上次去看橘子时,见她的盆栽很有韵味,带回来几支插在盆中,很快地就精神焕发起来,如一首婉约的小令,短小清新,玲珑有致。清清爽爽的叶片,油油的泛着绿光,如橘子那永远热情的眼眸。好久没去看她,日日关注她的朋友圈,看她写字诵读散步,见字如面,闻声知心,就如同日日和老友相见了。那株最高大的柚子树,是几年前的秋天,吃完清甜的黄柚,小小的白色种子,埋进花盆,竟然成功地发芽吐绿,不经意间竟窜出一米多高,要不是几次掐头,估计他会冒上楼上邻居家吧。即使身处北国,屈居盆栽,始终忘不了根植南国的理想,难消不了高大威猛的本真。只有每日勤勉地多喂几口清水,来安慰他的思乡的愁苦了。柚子树同样委屈的,是一盆茂密的软枣树。这是水陆庵庙会上买了一把黑黑的甜糯的软枣,吃完后的剩余产品。枝叶密密匝匝,蓬蓬勃勃,他们的雄心壮志也是被扼杀在盆栽中,窄曲的空间,不得施展拳脚,只能委曲求全,忍辱偷生。但只要活着,就竭尽全力展示生命的所有精彩,一枝一叶都精神抖擞,使我不敢小觑。旁边那盆巴西鸢尾花,只是我在路上捡到的几片快要干枯的叶片,插进花盆,浇上水就活过来了,几年来,没换过土,没施过肥,就是只需一口清水。但她每年春天如约而至,悄悄地窜出盆土,奋力地射出长剑,开出简约的花朵,回报我的救命之恩,如一个弃婴,然而绝不自弃,让我心酸,有些愧疚。那盆玉树,真的蓬勃如树,目前是待遇最好的,长在最大的仿古瓷盆中,胖胖的叶片油绿泛光,身姿泼辣,汪洋恣肆,尽情享受生命中最璀璨的时光。谁又能想到他只是当年我捡拾同事修剪的残枝呢?我最珍爱的就是那盆养了十年的君子兰了。这是刚搬进新家用心买来的第一盆花,养到第五年有十几对叶片后才开花,金黄的簇拥的花朵给了我大大的惊喜!连续几年开花繁盛,终不负我的厚爱,花开过后会结出墨绿色的圆球果实,种到土里能繁殖后代,她的孩子现在也茁壮成长,让我有更多的期待。那盆芳香洁白的茉莉花,是我成功养活的第三盆,前几次因为没经验,冬天里过多的浇水断送了前几盆的性命,她们香消玉殒,让我黯然神伤。还好这盆终于熬过严冬,第二年吐露芬芳了,我多么爱她,久久沉迷于她的娇容和芳香,待她花落枝头,捡拾起来置于床头,仍然留香数日。还有那茁茁的鸭掌,蓬蓬的石榴花,高挑的山丹丹,洁白素净的玉簪,纤细如丝的文竹,寓意美好的幸福树,光洁的镜面草,嫩嫩的花叶水竹草,密密的长寿花,多汁的芦荟,多刺的仙人球仙人指……高高低低错落有致,都为我的“后花园”添香增色。至于那些泛着缎子般光泽的紫色的吊竹梅和紫罗兰,给点水就能爆盆的金边吊兰,胖胖的多肉,红花灼灼的玻璃海棠,纤巧的铜钱草,形象的蟹爪莲……无一不是我从朋友处讨要来的枝叶根茎扦插而成,我喜欢看她们从小慢慢长大,有期待,有牵挂,更有惊喜!细细数来,大大小小林林总总三五十盆花花草草,竟然都是屈居于窄小的阳台上和窗栏间,我这算是囚绿么?她们竟不计较生存环境的优劣和空间的大小,只要能自由地呼吸,就尽情开花吐绿,展现生命之美,为我带来美好的心情,愉悦的享受,让我在劳累烦闷无聊寂寞空虚的时候,可以有一个心灵的寄寓之所,可以养眼怡心,我该如何感谢她们啊,我的宝贝!初觉养花一事极难极雅,不是我这般粗俗之人能干好的,我只会抠开墙角的砖缝,种上几颗丝瓜,看她们爬上墙头,黄色的花朵在阳光下灿烂无比,蜂飞蝶绕,就觉很美好了。后来,去娟利家玩,伯父送走一盆长势葱郁的吊兰,我欢喜不已,找来大钉子钉在学校宿舍门后的土墙上,把她挂上去,可是她没有了新鲜的空气,很快就枯萎了,我懊恼地把失去鲜绿的花盆放到墙头。秋风扫过,白雪落满,麻雀在盆沿上叫着,我渐渐忘了她的存在。春风吹起的时候,某一日,仰头看天,突然发现她又冒出了嫩芽!我欣喜若狂,赶紧把她搬下来,浇浇水,松松土,她又恢复了去年的光彩。原来,她需要的就是自由的空气啊,我是错会了她的心意,且摧残了她的容颜,很觉对她不住。自此,我对养花有了信心和兴趣,且一发不可收拾。而我养的花草,虽一点都不名贵,却真是让我省心,只需阳光水分,自由呼吸,便能葳蕤生光,郁郁葱葱,自由任性,不拘一格。就像她们的主人,不懂品茗,不善饮酒,喜欢白开水,习惯随性素淡地活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