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小散文网

重逢

2023-05-26
后来在网上聊了几天,彼此又了解了许多,英子喜欢做瑜伽,喜欢做菜,还在家里炒股票。我也说了大概自己的情况,离异,没有孩子,从东北那个寒冷的地方,流浪似地来到这个夏天火热的城市,她说她喜欢夏天,我说我不喜...
后来在网上聊了几天,彼此又了解了许多,英子喜欢做瑜伽,喜欢做菜,还在家里炒股票。我也说了大概自己的情况,离异,没有孩子,从东北那个寒冷的地方,流浪似地来到这个夏天火热的城市,她说她喜欢夏天,我说我不喜欢冬天。也许每天晚上,上网与英子聊天,是一种很期待和快乐的事,有时她上网早一点,有时要等她把女儿哄睡后,她才能安心上网,无话不聊,过去现在与将来,都可以说,有时聊着聊着,到深夜两三点钟,还没有睡意,有时为了明天上班,只好依依不舍地告别。人有时也很奇怪,越聊就越想聊,越聊就觉得彼此更亲近了,有一种想见恨晚的感觉,于是就想见面,因为网上毕竞隔着空间,无法有两人相见时那种感觉。她只有早上把女儿送到幼儿园时,她才有空出来。一天晚上,她说,我想见你,好不好?我说当然好了。她说,"明天中午时,我们在图书馆对面的福记茶楼见面,你知道那个地方吗?"我说:“我以前去过几次图书馆,我知道的。”她说,明天不见不散。我下了网,躺在床上,想象一下见面的情景,是一种浪漫,一种温馨,一种美妙的感觉,一种再次相逢的含情脉脉地凝视…第二天,上午,我去拜访了一个客户,就自动下班了。回到家里,我又刷了一遍牙,又刮了一次胡子,穿西装打领带,把皮鞋擦的光亮,还夹个公文包,就打电话给英子,说我下班了,问她有空了吗?她略带高兴的口气说,她现在有空了,我们可以去了。茶楼离我的住处大约有六站地的路程。于是我兴冲冲到下面打了辆出租车,去了茶楼。平时跑业务,都是做公交的。可惜那时竞然没有想到买束玫瑰花带着。来到茶馆,找了一个靠里面的包间,点了两杯西湖龙井,坐等着她的到来。过了一会儿,她打电话,说到门口了,我出门把她带进包间。她化了淡淡的妆,上穿一件红色的外套,下穿一件牛仔裤,脚上是一双黑色的高跟皮鞋。脖子上缠着一条粉色的丝巾,看上去气色还不错,面带微笑。我们并排坐下,喝了几口茶,问了她女儿接送情况,她说下午五点钟之前去幼儿园接她。可让我意想不到的事情发生了,她突然扑进我的怀中,用嘴咬着我的肩膀,双手紧紧地抱住我,痛哭起来…我深深地感受到了她的痛,像一个在外面受了天大委屈的孩子,回到家见到父母时的那种哭喊。又像一个受了多少磨难伤害而又无助的女人,却独自伤心落泪的情景。她的胸腹在起伏,她的身体在颤抖,她用双手紧紧地搂着我,她的泪水顺着我的肩膀淌下,浸湿了我的上衣,我的裤子,还润湿了我的双眼。我一动也不敢动,紧紧地拥抱着这位伤心流泪的女人。而我唯一担心的是,怕惊动外面的服务员,误以为我在欺负一个弱女子,而不分青红皂白,把我暴揍一顿。大约过了十多分钟的样子,英子才停止了哭,她抬起头来看了看我,见我的上衣湿了一大片,就不好意思地说对不起,她要帮我洗衬衫。我说,不用了,我自己能洗。我轻轻地用双手捧起她的脸,看着她哭的梨花带雨似的,像个受伤的小绵羊,心里很不好受,自己想以后要好好善待这位好女人。我用手轻柔地擦了她脸上的泪珠,温柔地亲了她的额头一下,又把她紧紧地搂进怀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