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小散文网

父亲变老了(10)

2023-05-26
躺在床上还没彻底醒过来,我就听到从大厅传来父亲的手机铃声,一首《月亮之上》被手机的喇叭响到极大声,在安静的家里,声音显得格外震耳。...

躺在床上还没彻底醒过来,我就听到从大厅传来父亲的手机铃声,一首《月亮之上》被手机的喇叭响到极大声,在安静的家里,声音显得格外震耳。

铃声响了许久,直至无声,也无人接听,我以为父亲在忙没听到,而我继续蒙头大睡。

几秒后,第二次铃声再次响起,睡意被这如驱魔般的铃声渐渐赶出我的身体。

这么响的铃声父亲竟然听不到?客厅、厨房也没有任何的响动,难道父亲不在家里?

我有气无力的起床去接听电话。

一走出房间,发现大厅的窗帘是拉开的,这时我才注意到屋外下着小雨。父亲有每天早晨散步的习惯,除非下大雨,否则他都会到家附近走一圈。

手机铃声再次停止,客厅瞬间安静下来。

如果不是这么响的铃声,估计父亲很难听到吧。父亲依旧用的是老人键盘手机,当初手机店对此台手机的宣传语是:超大字号、超大铃声。

我拿起手机,想看一下是谁打来的电话,连打了两次电话,想必有什么急事。

电话号码备注是“小叔”。

小叔是我爷爷最小的弟弟,他只比我父亲大七岁,我要叫他叔公。由于当时没有实行计划生育,能生则生,导致后辈年龄相差无几辈分却隔着一两代。

我回拨过去,接通之后,我先开口,“叔公,有什么事吗?”

“哦~,后天是我六十七岁生日,想问一下你和你爸有没有空过来吃晚饭?”叔公的语气有点沙哑,带着沧桑。

“我是有空,但我不知道我爸有没有空。等他回来我问问他,然后打个电话给您。”我说。

对于上了年纪的人,相聚,总是聚一次少一次,每一次相聚,都不应缺席。

“你爸去哪里了?”

“他去散步了,每天早上都去。”

挂了电话之后,我已经没有睡意了,便去洗漱了。

今天父亲回来得早,我刚刷完牙他就回来了,我问他,“今天怎么这么早回来?”

他说,“天气不好,就早点回来了。你呢,没见过你这么早起的。”

我撒谎说,“被尿憋醒的。”又想起刚刚的来电,说,“刚刚叔公打来电话,他说后天他生日,叫我们去吃晚饭。”

父亲点点头,“那肯定得去。”

父亲放在客厅的手机又响了,只是这次的铃声是闹钟铃声,依旧是响彻客厅。我一看时间,此时不过才早上七点十分。

我嘟嚷了一句,“爸,怎么调了这个时候的闹钟?”

父亲笑呵呵的说,“我去散步用的铃声,我去散步总不能把手机拿在手上边看时间边散步吧,我就调个闹钟,闹钟响了,我就要开始回来了。”

“咦?那今天怎么没带手机出去?”我问父亲。

父亲说,“今天下雨嘛,夏天又经常打雷,外面树又多,拿着手机不安全。”父亲的安全意识让我钦佩。

我很久之前就想给父亲换个智能手机,多方便呀,但父亲拒绝说,“智能手机的音量不够大,我离得远一点都听不到了。”

只有“超大声”版的老人机的音量,才能让父亲在任何时候都能听得到。

等我变老了,身体各方面机能下降了,听觉下降了,是不是也要换一台老人机了?那时候还有老人机销售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