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小散文网

偶遇的小伙伴

2023-05-26
刚才来校的路上,一只黑白相间的花猫被汽车轧死,看到时,我骑车已过,加之车流很密集,也就随它去了。春天也遇过一次,我将猫装入塑料袋,埋在我家楼下我种的枇芭树下,也算是为它树葬吧,让其化作泥土去护花。前天...
刚才来校的路上,一只黑白相间的花猫被汽车轧死,看到时,我骑车已过,加之车流很密集,也就随它去了。春天也遇过一次,我将猫装入塑料袋,埋在我家楼下我种的枇芭树下,也算是为它树葬吧,让其化作泥土去护花。前天晚间,夜已深,我在院子里散步,下了几天的秋雨仍未停歇,老天爷似乎也累了,雨已是濛濛细细的了,一只小猫“喵喵”的叫着,尾随着我,我停下,它也停下,我走,它也走,只是路不同,我沿着大路走,它沿着路边停泊的汽车车肚下面走,那里没有被淋湿,它想避着点雨。我在小区转了一圈,学着“喵喵”的叫声,它也就一路不停的“喵喵”地回应着我,随我在小区的院子里绕了一圈。它是一只幼小的黄白相间的流浪猫,在这寒冷的深秋雨夜,找不到食物,似乎在向我“乞讨”。我回家取了一把猫食,再下楼来,以为小猫也许已经走远了。我“喵喵”的叫了几声,它竟然跑到我身边。只是不敢太靠近我,我把猫食递向它,它依然不敢靠近,我理解它对人的不信任,我便将猫食放进停泊的汽车底盘下面,它走近,闻了闻,就夸张地发出“哇哇”声响大嚼起来,它对人的信任竟然那么容易建立。它向我靠近,它嗅嗅我的手,大胆吃我掌上的猫食了,我用另一只手,慢慢地接近它,轻轻地抚着它的背,它慵懒地不受干扰地吃着……瞬间,我顿感它是那般的亲切,亲切温暖的感觉电击般从足底直达发梢,我双眼噙满泪水而动容,在这寒冷的深秋雨夜,面对我偶遇的孤独的小伙伴。我将它揽入我的怀中,轻抚着它的颈项,它轻轻地长长地“喵喵”着。我抱着它,走向我的家,可在我打开楼道电子门的刹那间,它迅捷地从我双手间挣脱,径直钻入了灌木丛中,消失在夜幕里。对它,这陌生的“温暖”空间,或许比不上“自由”来的更重要。“猫,在野外,是有生存能力的。”我内心自我安慰道。第二天晚上,家里来了客人,送走客人后,我又在前晚遇见小猫的路上,我“喵喵”了一圈,却没有了它的回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