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小散文网

“滥读”也有好处

2023-05-26
读书的一个困扰——质与量。两者并不对立,但常有人将它们对立。前不久,新周刊有篇《每年读300本书的老师们,你们眼睛不会痛吗?》刷屏网络。该文质疑年末总结读了×××本书的达人们,作...
读书的一个困扰——质与量。两者并不对立,但常有人将它们对立。前不久,新周刊有篇《每年读300本书的老师们,你们眼睛不会痛吗?》刷屏网络。该文质疑年末总结读了×××本书的达人们,作者表示“就算不吃不喝不看剧不逛街,一年也读不了300本书啊!”其实,兴趣是最好的引导。我们做一件事情,愿意投入而感觉快乐与安慰,愿为而不怨为,就是因为有兴趣。所以永远不要小瞧一个人为他所爱愿意的付出。同时,再说“好书”。怎样的才算好书呢?经典有可能过时,经典未必适合每个人。读书不跟风,有主见地选择,没错。可是,我们的头脑里不会天生就有“好书”的概念。欧阳修以《卖油翁》告诫过,熟能生巧。王云五先生说,滥读也有好处,他以前不敢作文章,但滥读书后,写出来就是文章。这个道理,那么明白,“熟读唐诗三百首,不会作诗也会吟”。没有足够的阅读量,何谈好的读书方法呢?胡适先生说,为学当如埃及塔,要能博大要能高。博大是基础,一点一点累积,才有那塔顶的冒尖,才有整座建筑的坚固。只捧着一本书,很难形成对这本书所谈对象整体的深度认识,必要发散开去,由这本书到另一本书,由这个作者到另一个作者,由这个看法到另一个看法,然后才会有足够的判断力,才会知道什么是好书,才会知道怎样选择。我一直倡导主题阅读。有些人说,会不会很枯燥、很麻烦?其实不然。这是一种有用的“取巧”。这堆书必有交叉重合,资料背景类可以不用每本都细读,可跳的就跳过,但须关注每部作品的独特之处。新周刊作者说,读书要从头看到尾,他引以为傲的这种“认真”,在我看来,有些笨拙,有些寡陋,是一种刚入门的读书方法,如果要有质的飞跃,就要有变通。生而有涯,读书不尽。多花时间在无价值的书上,就浪费了读更有价值的书的精力。假如你读了十几年的书,读了成百上千的书,现在看到一本书的标题、目录、简介,或者在连续阅读几十页之后,还不能判断这是不是一本好书,平庸之作也费劲啃读,那你才真是白读了。滥读有好处,不等于就是说,一味地滥读,不加选择,要把你的爱,给值得的。书径漫游,常遇路人,擦肩而过,随意遗忘;有时心心念念的,见了面却很失望;有时偶尔邂逅,竟然很惊喜;也有很久以前喜欢后来逐渐淡漠甚至反感,也有经了岁月才懂得他的丰姿。我愿意接纳进我的世界的,我愿意视之为知己的,终究也只有些许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