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小散文网

洗碗

2023-05-26
在我年幼时,常见母亲洗碗。微风吹过,母亲满头秀发,光彩照人,我站在比我还高的水池边,知道母亲辛苦,也不再哭闹。 上小学时,我在书上读懂了母爱,回到家蹦着高地帮忙收拾碗筷,母亲笑着接过我递给她的碗,眼里满...

在我年幼时,常见母亲洗碗。微风吹过,母亲满头秀发,光彩照人,我站在比我还高的水池边,知道母亲辛苦,也不再哭闹。 上小学时,我在书上读懂了母爱,回到家蹦着高地帮忙收拾碗筷,母亲笑着接过我递给她的碗,眼里满是温柔。我已经赶上水池高了,也能神气地学着母亲的样子洗碗了。

日子一天天溜走,我开始住校了。在学校餐厅吃饭时,心想:洗这些碗的人应该很辛苦吧!毕竟住校生这么多。回到家我依然帮着母亲洗碗,母亲依然笑着看我。微风吹过,母亲发梢上好像多了几缕银丝。

我一直在外求学,回家的时间愈发少了。在外吃饭的时候,心想:洗这些碗的人应该很辛苦吧!我明白了把碗洗干净是一种责任。回到家时,我接过母亲递给我的碗,她依然笑着看我,说:“不知不觉都长大了”,我回过头也笑着看她。她没有注意到自己脸上的皱纹变多了,就像我也没注意到自己已经比母亲还高了一样。洗碗是我的责任,我对家庭的责任。

读研的时候我领女朋友回家,每次吃完饭后女友都抢着洗碗,母亲笑着说:“我来就好”。微风吹过,母亲发梢的银发在脸颊轻舞,脸上细纹变多了,先前的皱纹都深陷进去,我鼻子一酸,眼角湿润。

后来工作了,单位让员工每月洗一次碗。我来得较晚,只洗过一次。洗碗时通常四人合作,大家洗得起劲,洗得干净。我不由得想起儿时偷偷洗碗的情景。一次吃完饭,我踮着脚使劲够到水池边拿着一只碗,母亲在餐桌旁收拾。我一不小心将碗从手中滑落,母亲两三步跨过来抓着我的小手仔细看,我咯咯地笑说:“没事”,母亲也看着我笑了,满眼的温柔。微风吹过,母亲满头秀发,光彩照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