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小散文网

想看你眼中的万家灯火

2023-05-26
今夜,洛阳城万家灯火。一列高铁在长长的光束指引下,从龙门山下穿梭而过,在洛河两岸、邙山上下灿烂的灯光中,如同一抹萤火。夜幕降临时,我喜欢倚在窗口,欣赏洛阳城的灯,享受那穿越千年的闪亮。千年来,洛城在变...
今夜,洛阳城万家灯火。一列高铁在长长的光束指引下,从龙门山下穿梭而过,在洛河两岸、邙山上下灿烂的灯光中,如同一抹萤火。夜幕降临时,我喜欢倚在窗口,欣赏洛阳城的灯,享受那穿越千年的闪亮。千年来,洛城在变,可又好像没变。柏油路一寸一寸地铺,高楼大厦一座一座地建。这座城的历史曾在这些新面孔面前颤抖过,可也只是颤抖,历史依旧安然无恙。青石板上,仍记得那段时光,连同穿城而过的洛河,也已默默流淌了千年。这条河,原本是从龙门石窟北侧蜿蜒流过的。1000多年前,隋朝有个叫宇文恺的人主持修建洛阳城,让她向北转了个身。这条河,盛唐时也是一条路。那时,一艘艘帆船在这里停泊,货物经过定鼎门、应天门,进入寻常百姓、皇室官宦家;一艘艘帆船在这里起航,西去东往,和丝绸之路的商贾汇聚。这条河,盛唐时两岸皆是人家。每天掌灯时分,想必也是遍地街灯。每天四更天,上朝的官员,马灯闪闪,沿着洛河两岸,步履匆匆,走过天津桥,进入应天门,到明堂早朝。明堂里宫灯通明,武则天和他们朝议时,我想,应该不乏通西域、泛东海之事。如今,洛河两岸绿树葱葱,人影绰绰,路灯依然明亮。老城十字街两旁的酒幌迎风招展,春风没变,熙熙攘攘没变。店家的笑颜一如当年,游客的兴味一如当年,也不知是时间遗忘了这里的人们,还是这里的人们遗忘了时间。历史安然无恙。青石板上,记录着驼铃声声的旧时光。那一年,黄沙漫漫,大漠无边。年轻的他牵着骆驼,骆驼载着精美的丝绸和瓷器,作别了亲人,要到西域去做生意。孩子舍不得他走。他俯下身,摸了摸那胖嘟嘟的小脸,说要为他带回西域的瓜果,那瓜果可甜了。他笑着哄完孩子,随着商队走出洛阳城,不敢回头。他眷恋家人,却也向往远方未知的新鲜。西域的集市十分热闹,人们虽然语言不通,但笑容相通,彼此交换货物,交换微笑,这种简单直接令人心情愉悦。他满载而归。骆驼像沙漠中的小舟,送他还乡。站在定鼎门下,他落泪了……如今,驼铃不再。定鼎门下,后人发现的那些深埋的骆驼的足迹、遥远的车辙,无声地宣告着此地曾有的繁华。千年前,人们打通了一条友谊之路;千年来,我们通过这条路,开放繁荣。“无数铃声遥过碛,应驮白练到安西”,曾经的驼铃声淹没在车流里,曾经的长途跋涉也成了一张高铁车票。盛唐之光极为夺目,一代女皇武则天与洛城也颇有渊源。她在神都洛阳登基,君临天下,宣告了一个王朝的开放自信和非凡气度。追忆昔日辉煌,今人在此重建了明堂。这里曾是女皇办公的地方。城南的龙门石窟,与明堂隔河遥望,沉默了千年,亦诉说了千年。相传,卢舍那大佛是照着女皇的面容雕刻的。每年都有数以万计的游客来这儿参观。这座窟前,上演的“夺袍”一幕,让人们感受到武则天惜才爱才用才的急迫。千年后,周恩来总理陪外宾到龙门石窟参观,在观赏卢舍那大佛时,称赞武则天是伟大的女皇,不拘一格用人才。不只是石窟,洛阳牡丹的名气亦是响亮。“春来谁作韶华主,总领群芳是牡丹”。牡丹,这朵花诉说了一个盛世。相传武后贬牡丹到洛阳,开始了牡丹盛于唐,甲天下于宋的传奇。正是这朵花,造就了那道名菜。那年冬天,东关的一个特大萝卜,轰动洛阳城。它被献给武后,经过御厨的点金,成了如今名满天下的洛阳水席。周恩来总理曾陪同加拿大总理特鲁多到洛阳参观,席间看到了洛阳水席——燕菜中间厨师用萝卜雕刻的牡丹花,赞叹:“洛阳牡丹甲天下,菜里飞来牡丹花。”受到总理的鼓励,“牡丹燕菜”成为洛阳水席的招牌菜,蜚声中外。“谷雨三朝看牡丹。”每年的4月,洛阳是牡丹的天下。总理席间嘱托洛阳要发展好牡丹,让世界人民都来观赏。时移世易,盛唐转身,女皇远去,铜驼暮雨已成传说,龙门石窟仍在,牡丹更加鲜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