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小散文网

大奶奶过生日

2023-05-25
2015年元旦这天,是我本家族中一个奶奶的生日。按她那一辈排行,我一直称呼她为大奶奶。今年的这个生日是大奶奶第98个生日,她是我们村里寿命最高的老人。...

2015年元旦这天,是我本家族中一个奶奶的生日。按她那一辈排行,我一直称呼她为大奶奶。今年的这个生日是大奶奶第98个生日,她是我们村里寿命最高的老人。

我正好休年假,所以有幸陪着父母亲回老家为大奶奶过生日。大奶奶有一个儿子和一个女儿,儿子儿媳都已经80多岁了,身体还都很硬朗。女儿77岁了,从年轻就身体胖大,八十多公斤重,前两年不小心摔了一跤,走路就越来越不方便,拄着拐棍还站不稳当,她颤微微地在大奶奶跟前坐下,大家都笑着说:这闺女还不如娘硬朗。

大奶奶跟着儿子儿媳住在一个院子里,但独具一室,每天天亮自己穿戴整齐,穿好后就坐在炕头上等着儿孙们送饭来,饭是自己吃,不用人喂。大奶奶的生活起居更多的是靠她的孙子辈的,她有4个孙子。最大的孙子已经60岁了,60岁的孙子在大奶奶面前自称是小孩子。天暖和时,大奶奶还会自己拄着拐棍到院子里晒晒太阳。

据说,两三年前还自己洗衣服。她常年不打针不吃药,偶尔头疼脑热的,儿孙子们送几粒药片吃下就好了。一只眼睛已经干瘪的看不到眼珠了,只能用一只眼睛感受一点微弱的光。但是她却能辨认出钱的数额大小,她也能知道哪一家又添了新人口(生小孩或新媳妇),她就从她的内衣口袋里掏出一个手绢结成的钱包,然后一层层打开,用她那布满皱纹和黑斑的手摸索着判断钞票金额的大小。

前几年她抽出的是10元、20元不等的纸币,送给她认为应该送的孩子们。但今年老太太的布包里竟然有好几张百元大钞,当她听说她的娘家侄子添了一个小孙子后,就窸窸窣窣地掏出一张百元大钞送给她的侄媳妇。一屋子人都笑起来,谁能好意思要老太太的钱呢?我则在一旁暗想,这足不出户的老太太,怎么能如此与时俱进地跟着涨行情呢!

大奶奶的儿孙们每家都挂着一幅五世同堂的大照片。这是去年二孙子家添了小孙子时照的。我拿过照片仔细地看着,数了数,共有25人。这并不包括大奶奶的女儿、女婿及他们的后人,只是大奶奶儿子这一支的。大奶奶真可谓是儿孙满堂了。

每一个为大奶奶祝寿的都要的她的脸前头站一站,跟她说几句话打个招呼,否则,她就会不停地念叨,怎么没见谁谁来?我父亲由于前几年中风,说话和走路都不灵便。在他的长辈面前,父亲酝酿了好久,努力调动着每一根神经尽量地把每一句话说清楚,直到他的大娘把他认出并叫出他的乳名,娘俩个才都轻松下来。

不断出出进进的客人让大奶奶感觉到今天气氛的异常,但她却不知道是她的生日,就问,“这是哪屋里娶媳妇呀?”人们就趴在她的耳朵边告诉她,“今天是你的生日,大家都来给你过生日。”老太太不再问了,但过一会她又问,“这是哪屋里娶媳妇呀?”一屋子人都跟着笑。

家有长寿老人是整个家族的福气,能够享受到五世同堂的家族更是上天的特殊眷顾。只是辛苦了我的伯母,80多岁了也没有让子女为她过个生日,上得伺候婆婆吃饭穿衣,下有四房儿子媳妇、孙子孙女,她每天挪动着一双缠过又放开的不大不小的脚奔波操劳在老、小中间。

在为大奶奶祝寿的宴席上,我看到的是一群年过古稀须发花白的老头老太太,推杯换盏地为他们的长辈祝寿。而身为寿星的大奶奶却不知道大家如此热闹是为了什么,孤单单地坐在炕头上用她微弱的视觉和听觉来判断和分析着今天到底是什么日子。60多岁的大孙子媳妇为老太太煮了一碗长寿面,送到老人面前,老人慢慢地吃着这不同于往日的饭菜。

在这个特殊时刻我突然感到人口老龄化的切实存在。如果今后的我们也有如此福气能够长寿至百岁,我独生的儿子和他不多的儿女能够把我们照顾的如此吗?那将又会是怎样的一幅光景呢?

(青杨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