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小散文网

一段记忆

2023-05-25
风雨挡不住、有梦人,距离难不倒、有情人。简单的话真实的自己,倾盆大雨加台风,许许多多人躲在超市避雨,我依然迈步前行。或许有人会评价我是个神经病,暴风雨对我来并不可怕,那黄豆般的雨点打在我的脸颊,这反而...

风雨挡不住、有梦人,距离难不倒、有情人。简单的话真实的自己,倾盆大雨加台风,许许多多人躲在超市避雨,我依然迈步前行。或许有人会评价我是个神经病,暴风雨对我来并不可怕,那黄豆般的雨点打在我的脸颊,这反而是难得一见的美景。在美景中行走我会忘掉一切烦恼,脑子从未有过的清醒!似乎这个我才是真正的自己,像小时候坐着木船在三峡江上打渔的快乐!那是我这辈子唯一的快乐!

忽然想起了文红,我14岁那年舅爷爷在四川西窑包工程修建路段,我便去到工地帮忙打杂,一天16块钱。在我们租房的傍边有一家店面,一段时间后这家人对我特别的好,记得当时他家小女儿大概3岁左右,一天我到哪里就跟到哪里。大女儿文红和我同岁在上初一了,这个姑娘长得人见人爱的。一般都是我们3个人在一起玩。她有点什么好吃的都会给我留一份,她是第一个对我好的女孩。我都快15岁的人了还是个文盲,我的离开回家求学,临走时记得她问过我一句话,这里难道没有一点你留恋的东西吗?我说;这里不是我的家、你都快上初二了,我得回家读书,在我上车时看到她哭了,我不知道她为什么要哭,没有时间去问那为什么了,挥手离别。

13岁这一年我的父亲去世了,甘爷爷去世了、甘奶奶也去世了,家里剩下母亲、弟弟与我,一下子我与弟弟变成了半孤儿。奶奶不喜欢我的娘亲,处处刁难妈妈要赶走她,娘亲一直忍气吞声,始终不愿把我与弟弟抛弃。

妈妈成了家里的主人,到处打工做小生意养家,我不记得有多少次奶奶刁难母亲,天黑了娘亲就抱着我说奶奶怎样怎样的骂她,说着说着就放声大哭!我13岁起开始帮人做小工,那是2元到5元钱一天的工钱,一个季度做完结账了,我会偷偷的留一块五毛钱起来,因我喜欢吃鸡蛋,其它的钱全部上交母亲。每次母亲都不说,一直以为母亲不知道我留了私房钱!

2011年我回家了,与母亲坐在火炉边聊了一个通宵,说起时的事我才知道其实妈妈什么都知道!妈妈说她不怪我,我问为什么?母亲说我相信自己的儿子会成才。这话让我霎时间想起小时候,我是一个非常调皮的孩子,经常给母亲带来麻烦!我为那时的许多不懂事感到心酸留下一滴滴的眼泪!母亲却儿子过去了,别像个女孩子一样流泪。

2011年10月母亲遇到喜欢她的人了,母亲问我会不会反对她,我第一个支持她给我与弟弟找了一个后父,看到开开心的样子。我心里感觉卸下来千金的重担,母亲终于告别了多年的孤单,她有人爱了也有人照顾了。带着这些年受娘亲教诲出来打拼,为家人为自己!

我也要寻找到自己的幸福!白头偕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