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小散文网

生命中的另一个我

2023-05-25
在XX年前的一个仲夏之夜,来自巨蟹座的两颗流星在空中划出一道优美的弧线,款款地降临人间。一间小屋子里,一位慈祥的面带微笑,眼里含着幸福的泪花的母亲躺在床上,怀里抱着两个刚出生不久的娃娃,侧坐在窗边的男子...

在XX年前的一个仲夏之夜,来自巨蟹座的两颗流星在空中划出一道优美的弧线,款款地降临人间。一间小屋子里,一位慈祥的面带微笑,眼里含着幸福的泪花的母亲躺在床上,怀里抱着两个刚出生不久的娃娃,侧坐在窗边的男子满脸心疼却依旧抑制不住内心欣喜微笑着轻吻了妻子的额头。

两个孩子安详地躺在母亲的怀里睡着了。他们是那么地相似,简直是一个模子里刻出来的一样。对,他们就是人们口中常说的双胞胎,而其中的一个主人公就是作者自己!

我是弟弟,一个出生比哥哥晚几分钟的弟弟。通常,我只会在外人面前称他为哥哥,而在家中,从来都是直呼其名。从小到大,我一直认为我和他是一样的,都是在母亲的肚子里十月怀胎长大的,凭什么我就得叫他一辈子的哥。小时候,我甚至埋怨过那个把我接到这个世上的那个医生,为什么最先出来的不是我?

或许大家会觉得困惑,说我是不是太过于计较了。然而,形成我这中心理的是一个漫长的过程,应该在我们兄弟俩刚出生就开始了吧。

从小到大,我和哥哥都是亲戚、朋友、同学饭局上最跑火的话题。小时候,我和哥哥穿的衣服、鞋子、袜子甚至是胸前佩戴的钥匙串都是一模一样的。两兄弟走在路上,路旁的行人会忍不住停下脚步笑眯眯地盯着我们俩,玩着各种“帅哥来找茬”的游戏。

有时候走着走着,突然跳出来一个大姐姐捏着我的小脸蛋说:哎呀,小朋友,好可爱,你们两个谁大谁小啊?上学的路上,突然会有一个奇怪的陌生人走过来十分热情地把手搭在我的肩膀上,说着各种不着边际的话题。当然我知道,那是我哥的某个不知名的同学。

正是由于双胞胎的诸多相似之处,人们常常会拿来作比较,我们兄弟俩自然而然形成了无形的、竞争,并一直伴随我们多年。我们会因为一块饼干,一块西瓜分得不均而吵得不可开交;会为了一个期末成绩暗下苦功,目的是为了得到爸妈的一句赞美。

长期的竞争总是让人感觉疲惫的,因此我们兄弟间达成了某种协议:你煮饭来我炒菜,你刷碗来我拖地。后来做什么事都开始讲究分工协作,避免了不必要的冲突和矛盾!

我和哥哥童年都是在严格的家庭教育下度过的,父母把大半生的精力都毫无保留地花在我们兄弟身上。从小就被灌输了”学习第一“理念的我,到后来竟成了一个不折不扣的书呆子。

一个人把头埋在书堆里,做着各种各样的题,一个人在纸上拨弄着各种让人啼笑皆非的文字,把内心的情感流离在字里行间;一个人听歌,一个人旅行,一个人做着一个人的事。窗外的世界我一概不知,不懂沟通、不懂人情世故,不懂得人生原来也可以这样活。

很小的时候,有一次,我坐在教室,一位女生跑过来找我聊天。——“呵呵,我困了”,又有一次跑过来问问题——“呵呵,我不会!”其实,我真的很想和她们聊天,交朋友,我也知道那道题我真的会做,想帮助她们。但是,每次和她们聊天,话说到嘴边又咽了下去,似乎有人有意捂住了我的嘴一样,想说却说不出来!

有时候我甚至会埋怨爸妈为什么不赐予我一个姐姐或妹妹,这样至少家务还有人分这干,至少兄弟俩闹矛盾,会有姐姐站出来及时调解,至少我可以和姐姐讨论怎样学会和女生交流……

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我发现自己不再和哥哥斗嘴了;不知从何时起,大哥这两个字悄悄在我的心里扎下了根;不知从何时起,我会骄傲地站在朋友圈里介绍我有一个双胞胎大哥;不知从何时起,我发现原来我们早已长大,原来这些年爸妈为我们兄弟俩操碎了心,一根根白发已悄悄地在头上崭露出来,原来,爸妈真的已经老了!

我希望,多年以后,还是那件小屋子里,一位慈祥的面带微笑,眼里含着幸福泪花的母亲躺在床上,倚靠在丈夫的身旁,当年怀里抱着的两个娃娃早已长大,侧坐在床的两旁,静静地守候着那生命中最重要的两个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