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小散文网

摩托车灯光

2023-05-25
父爱是挥洒在寒冬清晨的一路上的摩托车灯光。 ——题记 去年寒冬,爷爷生日的那一天,我从学校回家,爸爸也从佛山回来,为爷爷贺寿。第二天我和爸爸又要各自回到学校和佛山。...

父爱是挥洒在寒冬清晨的一路上的摩托车灯光。

——题记

去年寒冬,爷爷生日的那一天,我从学校回家,爸爸也从佛山回来,为爷爷贺寿。第二天我和爸爸又要各自回到学校和佛山。

次日清晨五点整,闹钟把我从甜美的梦乡拉到了寒冷的现实中来。我拉开窗帘,看到外面还是一片漆黑,只有稀疏的几点星光在天上发出微弱的光。天气格外冷。我缩手缩脚地走出房间,看到厅里的灯已经亮了,想必是爸爸已经起床了。我走进厨房,果实,看见爸爸正在做早餐。

等到我洗漱完后,爸爸已经把早餐做好了。他把饭菜端到厅里,只拿了一份碗筷,而且是给我的。我问爸爸:“你不吃吗?”

“我七点半才走,不急。你先吃吧,吃完了我用摩托车送你去学校。大清早的,外面冷,路上也没人,一个人骑车去不安全。”爸爸说完,点起了一根烟。

我吃完早饭,才六点钟,本来想等到六点半再出发的,但又想到一会儿爸爸也要等车去佛山,就叫爸爸启动了摩托车。

爸爸只穿了一件衬衫和一件单薄的外套。我却穿起来毛衣,还包裹的像个粽子似的。一路上,凛冽的寒风,不住的往我的衣服里钻,像锋利的刀片一样,把我的皮肤割得无比疼痛。我的**紧紧地贴着爸爸的背。此时,我清楚地感觉到爸爸瘦弱的身体在不断地颤抖着。车速越快,风就越狠。我让爸爸把车速放慢,他只无力地“嗯”了一声。

天上的星星被冻得缩回了云里,路边的桉树僵直地立着。起雾了,雾越来越大,车灯也越来越模糊,能见度不超过十米。冰冷的灯光在雾里拼命地往前钻。

十五分钟后,终于到了校门口。我轻松地跳下车,抖了抖头上的雾水。我把头扭向爸爸,看到他的头发像秋天结了霜的枯草一样。一路上,他在我前面为我挡住迎面扑来的寒风,瘦弱的身躯如何抵挡得住这般摧残?

爸爸转车往回走,车灯光照亮了整条马路。我看着他远去的背影,那灯光渐渐模糊在我的泪光中。

爸爸那摩托车的灯光久久地温暖着我的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