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小散文网

视觉飞扬情满松江

2023-05-25
3月28日这天,申城上海阳光明媚,春意盎然。上午老伴告诉我,南昌的初中同学邓卫南夫妇来上海开展销会。受叶苹同学之邀,在上海视觉艺术学院他的办公室小聚,并让我也去。我欣然答应,一是很想见见这位少年时期的老友...

3月28日这天,申城上海阳光明媚,春意盎然。上午老伴告诉我,南昌的初中同学邓卫南夫妇来上海开展销会。受叶苹同学之邀,在上海视觉艺术学院他的办公室小聚,并让我也去。我欣然答应,一是很想见见这位少年时期的老友,二是想看看上海视觉艺术学院这所艺术青年仰慕的大学庐山真面目。

我比叶苹大好几岁,是孩童时期的玩伴和邻居。当年的他机灵调皮,常常惹是生非,是我们那个地段出了名的孩儿王。我自高中毕业后下放农村,就再也没有见过他。我与爱人结婚后,有他一点模糊的信息,知道他也学了美术,并考取了当时的艺术名校:无锡轻工业学院。后留校任教。

也许是我与叶苹都是美术同行的缘故,他在我心中,总有一种挥之不去的神秘感。没有想到的是40多年了,我们竟然会在上海松江大学城,在他工作的上海视觉艺术学院见面。

我和老伴被告知,邓卫南夫妇已先行到达叶苹的办公室,邓夫人杜娟来到校门口迎候我们,我们被带到一号楼4楼设计学院院长办公室,一番亲热问候寒暄落座后,我仔细打量着久违的昔日老友,头上已添银丝,脸上已有皱纹,但精神饱满,举手投足沉着稳重,气质不凡。难道这就是当年那个好打抱不平,侠肝义胆的愣头青吗?我真佩服时光老人这位雕塑师的神奇功力。

叶苹也看着我说;“你比原来瘦了不少,老了很多!听说你已退休多年,过得还好吧!”,“很好!”我回答;他问我所住地址后,站起来,引导我走到窗前,指着窗外远处的那个黑瓦灰墙的楼盘继续说:“那是你的家吧,到我这里,坐车不过10几分钟,走路也就半小时左右,你可以常来我这里坐坐、聊聊天、或者看看书,看看展览。”我被他热情好客所打动;当他问道退休生活如何过时,我将带过来的两本个人文集赠与他。作为回赠,他也送我一本由他担任主编的《研究性项目教学》,书中介绍了他领衔的研究团队最新成果和过程。我翻阅后对他有了初步了解。

叶苹:上海视觉艺术学院设计学院院长、教授、 复旦大学教授、硕士生导师 。现任中国教育学会设计专业委员会常务理事,上海市高校艺术设计委员会副主任委员,上海市会展行业协会特聘专家; 曾荣获国家教学成果二等奖、江苏省教学成果一等奖,上海市精品课程奖; 主持上海市高校重大教学改革项目、重点课程建设项目等;编写出版国家级十一五规划教材多部;组织、策划和主编了“设计前沿课堂系列丛书”、“高等艺术设计课程教学大参考”系列丛书。上海视觉艺术学院是上海市唯一的综合类视觉艺术高等院校,“艺术与设计”学科于2015年进入 “QS世界大学学科排名”前100名

我好奇的欣赏着放在办公室工作台上的手工家装设计模型,叶苹告诉我这是学生作业。他还带我们参观了设计工作室、3D打印车间、学生教室等最新数字化、信息化教学设施设备机床,让我们大开眼界。

眼看时间快近午时,叶苹提议该去吃午餐了。中午就在教工食堂用餐。食堂在4号楼,之间有近20多分钟的路程。我们一行5人边走边聊,边走边看。大理石步道两旁绿草如茵,各种生态植被一块块整齐排列,各式花卉如紫荆花、迎春花、樱花、白玉兰等争相斗艳、绚丽夺目。叶苹津津乐道的向我们介绍各种花草名称,还特别介绍了向国外高价引进的花草。当我们走到一个池塘边看到几只黑天鹅栖息岸边,叶苹又讲起有关黑天鹅进校园的故事。一路上,我们经过美术学院、逸飞楼、艺术品展示馆、室外雕塑群等。美轮美奂的校园景致让我们目不暇接。

一幢矗立在湖边恢弘别致的建筑引起了我们的兴趣,楼前绿色植被上镶嵌着白色“忠诚、卓越、创新、和谐”巨幅校训。叶苹说这是代表学院标志性建筑,眼睛楼,大跨度的双弧线表示双眼皮,揭示这所学校的品质和发展,预示着视觉飞扬的胆识和气魄。上海视觉艺术学院将办成一所世界瞩目的一流艺术大学。

他尽管行政工作繁忙,但艺术情结犹存,情趣不减,他在向我们介绍玉兰花时说到:“这种花花期较短,最多几个星期就没有了。而且先开花,后长树叶。前些天,我在校园里,发现一颗白玉兰树的花瓣围着树干落了一地。而且成圆状形,甚是漂亮,我立即用手机拍了下来,并题字:“开的绚丽,落得完美。”多么豪迈的感慨,我以为,人的一生也应该有这样的豁达心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