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小散文网

小姨

2023-05-25
上周末回家,中午母亲接到一个电话,是小姨打来的,小姨说要带她的孩子们过来到我家吃饭,菜都给买好了,母亲说好呀!正好我也在家,在一起可以聚聚,热闹。...

上周末回家,中午母亲接到一个电话,是小姨打来的,小姨说要带她的孩子们过来到我家吃饭,菜都给买好了,母亲说好呀!正好我也在家,在一起可以聚聚,热闹。

没多久,小姨便骑着小型的电动三轮车,车上坐着她两个孩子,并从车上拿下来许多的菜,我立即把菜接着放到冰箱里,因为怕天热会坏掉。

小姨今年四十一岁,她有些胖,尤其在夏天的时候,还没往走几步呢,脸上的汗就会止不住的往外流。她的性格很开朗,我印象中的她脸上总会挂满着笑容,跟我们一大家的每个人处的都很好,仿佛一切困难在她面前都不是大问题。

她有三个孩子,大女儿今年上高二,二女儿上六年级,小儿子上三年级,大女儿因为要补课的缘故,所以今天没有来。如今养孩子是件极其不容易的事情,何况是三个孩子呢。

她家有十几亩的土地,大部分的土地都是别人不想再种,因为种地赚不了什么钱,加上我姨这人心又好,所以他们就把地给她家种了。有人调侃她,说她是“地主”,那人每次见她来就说,哎呦,地主来啦!她也不生气,笑着面对。种地,不是简单的到地里散个种子就行了,还要除草、刨地、施肥等等,曝着太阳,一不小心还会中暑,经常种地的人通常都有个毛病,腰不好,因为是长期的弯着,正所谓脸朝黄土背朝天,实在不易。今年栽水稻,为了省钱,她硬是和姨父两个人栽了整整一个星期的,她说栽完之后,躺在家里整整睡了一天,那腰都不是自己的了。我问她,种这些地每年能收入多少钱,她算了算说除去成本的话,收成好的话能挣个两万多一点。我说一定很辛苦吧,她说为了孩子嘛,再累也得坚持。

为了生个儿子,她当年连命都差点丢了,因为那些年正是计划生育查的严的缘故,为了躲开他们,她和姨父俩人偷偷跑到外地,刚生下小姨弟那天,医院要收费用,姨父从口袋里掏出厚厚的一沓钱,一数,只有一千块,都是一块,五块,最大十块的票子,医生很惊讶,小姨说这些都是血汉钱,医生见到如此这般,很感动,把原本半个月的住院费只收了十天的钱。后来实在没钱交继续住院的费用,所以他们只好抱着还未满月的小姨弟回到了他们之前租的房子里,房东见孩子还没满月,说会带来晦气,就拒绝再让他们住下去,没办法,那时正是立秋的时候,天气燥热的很,他们就住进简陋的旅社,旅社条件不好,只有一台破风扇,由于孩子还小,营养又跟不上,总是哭哭啼啼的,小姨就抱着他,哄着他别闹,也就在那时小姨的身体就埋下了病根,她说那时差点没挺过来。

小姨说她最讨厌阴雨天,因为没当下雨或天气阴沉的时候,腰酸背痛,着实让人烦恼。

小姨生第二胎的时候,发现还是女孩,别人劝她将孩子送人,以后免得负担重,她抱着孩子,看着那双清澈的眼睛,她拒绝了,说再重也要把她养大。小姨妹如今十来岁了,却很懂事,有次小姨出去干活没来的及弄饭,她自己一个人就炒了菜,弄了饭,等小姨回家一起吃饭,小姨见了,很是欣慰。

小姨是个孝顺的女人,她婆婆和公公一直生活在她家,虽然姨父的兄弟姐妹很多,但除了小姨能够全力尽孝心之外,其他人只是偶尔过来看一看,她婆婆去世前的那些日子,她一边照顾孩子,一边为她婆婆擦拭身体,用心服侍着,毫无怨言,就连她婆婆的亲女儿都自愧不如。葬礼那天,小姨对着她婆婆的遗体说,妈,我已经尽到责任了。

小姨家里养猪,除去成本,基本赚不了什么钱,我劝她还不如把猪卖掉,她说以后再说吧。她家里的房子有十几年了,至今都没有装修过,仅在东屋装了一台空调,几个孩子都住在那里,她说这样孩子们一到夏天就不会热的难受,冬天就不会冷。

小姨生活很节俭,自己很少买衣服,但为了孩子,却很是舍得,她说别人家的孩子有的,她尽力满足,她给正上高中的大姨妹买了部手机,并叮嘱她要好好学习,少玩点游戏,小姨妹和小姨弟期末考试都考了班级第一,她给他们每人都买了一身衣服作为鼓励。

小姨没上过什么学,就上到了小学五年级,母亲说小姨特别聪明,如果那时能够有条件继续上学的话,说不准能成一个很厉害的人呢!

小姨能喝酒,尤其是啤酒,一次喝个五六瓶绝对不是问题,她说她现在每天至少喝一瓶啤酒,我劝她少喝点酒,她说每天干活都比较累,喝点能缓解疲劳。我想,当她拖着疲惫的身躯躺在床上的时候,看着一群正在睡熟的孩子们,她的内心肯定是十分满足的。早上她很早到地里除草,中午弄好饭,然后去接孩子,吃过饭,又去干活,下午去接孩子放学,吃过饭之后又出去干活,就这样反反复复,一年中大多数的日子都是这么过着,她却依然保持着乐观的态度面对生活,笑对人生。

吃饭的时候,我向小姨敬酒,看见她黑发里夹杂着些许的白发,手掌上的茧很厚,与她的实际年龄并不相符,她冲我笑了笑,让我少喝点。饭后,母亲要给她买菜的钱,她死活不要,说都是自家人,不用。母亲说,你这负担重,不能让你白花这钱,于是把钱塞给她,她拽住母亲的手说,不要,母亲拽不过她,只好作罢。母亲偷偷跟我说,下次去她家也买菜过去。

这就是我的小姨,一个让我敬佩不已的人,一个让我感动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