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小散文网

那棵李子树

2023-05-25
前几天刚立秋,秋意慢慢的逼走了夏日的炎热。阳光再也不愿意对大地恋恋不舍,早早地敛去了光华。清风阵阵,微微凉意。夜晚天空繁星点点。算算时间,再过些日子,门口的那棵李子树也该落叶了。...

前几天刚立秋,秋意慢慢的逼走了夏日的炎热。阳光再也不愿意对大地恋恋不舍,早早地敛去了光华。清风阵阵,微微凉意。夜晚天空繁星点点。算算时间,再过些日子,门口的那棵李子树也该落叶了。

你看它枝繁叶茂的,向四面八方肆意伸展的枝桠,就可想而知,这些年它过得有多爽。我从不给它打理枝桠,倒是妈妈时常修剪,爸爸偶尔除下害虫。旁边住着比它年幼的邻居——柚子树。虽然是后来的“移民”,倒是比它更壮。

数着指头算算,我还是七八年前和李子树第一次会面。小学四五年级的时候,一次放学回家,村里的小男孩(后来成了我堂弟和同班同学)在果农那里捡来一大一小,两株“黑宝石”(李子的一种,果皮呈黑色,果实硕大,果肉酸甜爽口)。路上“偶遇”了我,便顺手送了我一株小的。捡到一个大便宜,我也是高兴地蹦蹦跳跳着回家。

爷爷那时候顶喜欢种种瓜果,院子周围的土地,间隔着种上了枇杷,荔枝,桂圆,橘子,梨子,苹果……一回家,我们两爷孙就拾掇拾掇着,扛上锄头,种树去也。

爷爷说,把它种在有水源的地方,李子要用水分,才好吃。他说我们家院子角落洗手台那里是个好地方。所以,爷爷就在院子外头,洗手台排水口的空地上,和我一起种下了这棵李子树。

以后的每一天放学回家,我都要去瞧一瞧它,盼星星盼月亮地盼着它长大。爷爷笑我说,哪有那么快啊!我蹭到爷爷身边问,明天会结果子吗?

爷爷说:“李子要先开花的呀,花开了才能结果。”

我又摇摇他的手臂,天真地问:“那明天会开花吗?”

爷爷笑得合不拢嘴说:“记得‘桃三李四’吧。桃子要三年结果,李子要四年呢!”

我也记不清实际上是不是真如爷爷所说,四年后李子树才有了“小宝宝”.反正后来李子第一次结果的时候,我是一颗都没吃上的。望着满地被虫子蹂躏得一塌糊涂的小李子,我真是心疼得想把那些“罪魁祸首”碎尸万段!爷爷瞧着我不甘心的样子,抱歉地笑着说,糟了,忘记喷除虫剂了呀,嘿嘿!

后来的后来,我看见一夜春风来,李子花开。白白的花瓣嫩的仿佛能掐出水来,鹅黄的花蕊缀在花心上。一簇一簇的聚拢在一起,一点都不含蓄。当我终于看见幼小的小李子时,爷爷佝偻着腰背说,好呀,今年终于能吃上“黑宝石”了。爷孙俩人儿望着愈长愈大的李子树,喜笑颜开。

日子真的就像流水一样的溜走了,中考之后,我考上了重点高中,在家的时候越来越少,能和爷爷呆在一起的时间也几乎被作业,习题,试卷占据,常常一个人躲在楼上学习,即便是空余时间也更想看电视,睡觉。有一次,爷爷在楼下叫我,“孙女啊,咱一起去摘李子吧!”我正在和一道数学几何题周旋,应了一声“我要写作业”.奶奶责备爷爷说,孩子要学习,你不要去打扰她。我在楼上听得清清楚楚。

可是,等我很久很久之后,仍在等着爷爷来叫我一起去摘李子,他却再也不来了,也是不能了。

爷爷坐在摇椅里,摇啊摇,日子就这么摇走了。

那棵李子树依然蹲在洗手台旁,出水口下,年年月月,汲取着水分和营养,越长越高,开的花越来越多,结的果实越来越甜,枝桠越来越茂盛。可是,爷爷的皱纹越来越深,腰背越来越弯,身体越来越瘦小……有没有一种果子,叫长生不老;有没有一种时候,叫我们不走。

我站在李子树下,看它在秋风里,摇摇曳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