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小散文网

画里春意

2023-05-25
雪夜里读闲书,听雪落寒窗。翻开冯杰的书《泥花散帖》 ,见几幅小画。四只红彤彤的大柿子端坐在雪地上。像喝醉酒的罗汉,喝红了脸,连脖子也红了,画上题名《四世同堂》 .画里柿子拙笨、素朴、憨态可掬,一脸喜气,仿...

雪夜里读闲书,听雪落寒窗。翻开冯杰的书《泥花散帖》 ,见几幅小画。四只红彤彤的大柿子端坐在雪地上。像喝醉酒的罗汉,喝红了脸,连脖子也红了,画上题名《四世同堂》 .画里柿子拙笨、素朴、憨态可掬,一脸喜气,仿佛过年时喝醉的一家人。

文中写道:天下画柿子的人多多。如果不以名分才气论,只按画柿子个子的大小往下排,"柿子座次"一定是这样排法:计有吴昌硕、齐白石、虚谷、赵之谦、潘天寿、冯杰。看到这里,我忍不住笑了。

冯杰的画传承了画宗白石老人的简约。画里的雅趣却是他的,一幅小画配上一行小诗,耐人寻味,看了又看,令人莞尔。

他喜欢画白菜和萝卜。清水淡墨,黑白相间的白菜水灵灵地卧着,身旁配着两只红艳艳的萝卜。画上一行拙朴的书法:一素抵天下。

古人说,春初新韭,秋末晚菘。那棵《诗经》里的"菘" ,就是一棵翠生生的大白菜。小时候听祖母说,白菜萝卜保平安。记起童年时过年,一桌丰盛的菜肴端上八仙桌,最后压轴的一定是盛在大瓷盆里的排骨炖萝卜。日暮大雪天,压枝玉皑皑。屋内欢声笑语,暖意融融,三杯两盏淡酒过后,喝一碗热气腾腾的猪肉萝卜汤,心中一瞬间温暖如春。

任光阴流转,白菜萝卜依然是乡下过年时的一季美食。

一棵白菜和一个胖墩墩的萝卜,在大师的笔下皆可入画,白石老人的白菜,王雪涛先生的萝卜,还有冯杰的白菜萝卜,真是大俗乃大雅。

我喜欢冯杰的《大吉图》 ,画上一只大公鸡,火红的鸡冠挺立着,一双小眼睛圆睁,黑亮亮的尾巴高高翘起,公鸡的一双大脚遒劲有力,分外有气势。寒风呼啸的清晨,太阳刚刚露出笑脸,它站在墙头上,迎着朝阳打了鸣,多神气!

另一幅画里,画上一只小胖猪,嘴长,通身黑色,脸儿红扑扑的,胖胖的身后甩着打卷的小尾巴。画上一行小字:"拱白菜时脸有点红" .把我给逗乐了。家乡有一句俗语,好姑娘都让猪给拱了,比喻一枝鲜花插在了牛粪上,好女子嫁了赖女婿。那棵优雅的白菜就是那个秀丽娴雅的女子啊。

冯杰的书画散淡拙朴,清新自然,处处洋溢生命的乐趣。他以千字文描摹一个场景,一种食物,清气流淌,语言出奇的质朴、简静、节制、简约处闲闲几笔,似一幅水墨丹青。

他是一个把生活与人生活得通透的人,字里行间,逸笔草草,令人迷恋。读他的书心里分外欢喜,读着读着就忍不住抿着嘴笑了。偷偷乐了的人,都是读懂他的画和文章的人啊!

文章里写北中原的一菜一蔬,四季风物,清淡有味,皆具灵性。他的作品在国内外与台湾地区获奖无数,也深得余光中、张晓风、痖弦等名家称赞和喜爱。散文中有梁实秋的余味,有汪曾祺笔下的神韵。他的书要慢慢读,细细品,画里有文,文里有画。我认真读了几本,皆是他自己的性情,自己的眼界,自己的才情,自己的学识,无人可以模仿。三言两语,一派天趣,大俗大雅之间,更有大境界,颇得文化雅趣和艺术之美。

冯杰的散文和书画亦正亦邪,充满生活的情趣和闲逸之美,还有滚滚红尘中一点邪气和清气。比如,三两枝红梅插在瓶中,梅下一壶茶。不知是什么茶,画上题诗:一壶梅香到天明。诗情画意,余香袅袅。

画里画外,皆是春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