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小散文网

儿子的留学生活

2023-05-25
我的儿子叫刘秋光,2005年从四川大学毕业后,考入了中国科学院高能物理研究所读研,2008年考入美国普渡大学读博,他学的是高能物理。儿媳妇叫伍敏,是儿子的大学同学,2008年8月陪我儿子去美国读书。...

我的儿子叫刘秋光,2005年从四川大学毕业后,考入了中国科学院高能物理研究所读研,2008年考入美国普渡大学读博,他学的是高能物理。儿媳妇叫伍敏,是儿子的大学同学,2008年8月陪我儿子去美国读书。

8月的某天半夜三点钟,他们拖着一百多公斤的行李来到北京机场。这是在新的航站楼里候机,航站楼是专为奥运修的,非常漂亮!

敏儿一身短装,拖了一个小行李箱紧跟其后,在宽阔的候机大楼里,她迈着骄傲而轻盈的步伐,前面的路有多长多远,她不知道;美国这个国家如何,和我们中国有什么不同,她也不知道;她只知道要伴着丈夫远行,丈夫走到哪里,她就应该跟到哪里。

世界是闯出来的,一个行李箱盛下自己的物品,一个钱包装下自己的证件和钱币,胸中却装着世界,装着遥远的美国,世界是阔大的,美国也是阔大的,但是,它们没有敏儿的胸怀大。

经过十三个小时的航程,再加上两个小时的入关等待,他们走出了芝加哥的O'Hare机场,第一次踏上了异国他乡的土地。他们高兴地喊着:美利坚,我们来啦!

8月25日,他们来到了普渡大学。这是他们在普渡的房子。房子非常漂亮,但却没有家具----这点跟国内很不一样。他们从十一叔那拿了锅碗瓢盆和一个星期的食物。生活开始了。

有了房子有了人,家的概念就形成了,它是一个小天地,也是一个温馨的爱巢。敏儿开始收拾起来,她是女主人,这里的一切就是她作主了,收捡用具,收拾房子,生火做饭……

买了电话,但还只能拨打当地的号码---他们还没支付长途电话费。但至少,他们有网络了,可以和外面的世界联系了。

没有床,他们只能从办公室管理员那里借来两张简易床将就着先睡两个晚上,年轻人总是好对付的,旅途的奔波劳累可以让他们一着床就呼呼大睡,尽管它们是那样的简陋。

本来是应该付2美元一晚上的,但他们还去的时候管理员并没收钱,这让他们很诧异,这种做法和国内也是不同的啊!

他们制作了第一顿午餐。在外面吃饭每个人可能需要5-15美元,而在家里可能2美元就够两个人吃了。不过慢慢熟悉这边的生活后,他们还是会去把校园内的小店都吃一遍的,这里有来自世界各地的风味小吃。

他们房子后面是片很大的草地,这里也称为松鼠公园---动物在这里和人很融洽,房子周围或者是校园中心,松鼠和学生一样都在路上自由穿梭。有天早上他们家门口还上演了一出秃鹰追松鼠的游戏,要不是那只松鼠敏捷的躲到了汽车底下,他们就会目睹一出现场版的“生物链游戏”了。

这就是美国,仁爱之心处处存在,他们才是真正的和谐社会,不是逮到什么就吃什么的饕餮社会。

早晨,他们在网上看到有人因为搬家免费赠送一些家具。因此,他们就有了沙发,有了书桌---应该说这还只是个梳妆台。还有了一些小东西,以及满屋的地毯。太好了!所有这些他们只花了20美元。

进入来普渡的第二个星期末了,学习很忙却也很轻松。忙是因为任务很重,轻松则是因为美国的课堂很开放,老师教的也非常好。

他们的家也在这星期的最后一天发生了些变化:床也有了,沙发也有了,地毯也有了,电视机也有了,互联网也有了。

一年半以后,秋光就去费米实验室上班了,他们在那里有了一个新家,又过了一年半以后,敏儿怀孕了,她就要做妈妈了。

准爸爸准妈妈幸福地相依相偎,他们远在美国,父母亲不在身边,全靠自己照顾自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