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小散文网

爷爷和树

2023-05-25
无论何时,我的内心深处始终都驻扎着两种非凡的植物——一种是树,另一种还是树。然而,内心的情感如同渴望依靠的青藤,紧紧地牵系在树的身上,缠缠绵绵,无尽无休。...

无论何时,我的内心深处始终都驻扎着两种非凡的植物——一种是树,另一种还是树。然而,内心的情感如同渴望依靠的青藤,紧紧地牵系在树的身上,缠缠绵绵,无尽无休。

我从小生活在一个落后的山区,虽然生活有所拮据,经济周转不畅,但,我还是要感谢上帝,感谢她赐予我一双清澈如水的双眸,可以让我看见那蓝的天,白的云,红的花,黄的土,让我看见可以见证故乡山清水秀的一切事物,包括那鸟语花香,潺潺溪水,还有那未曾忽略的树。以此同时,我还感谢上帝为我精心挑选的那一颗善良敏感的心,使我感受到在面朝黄土背朝天的村庄中埋藏着的那一份默默的情感,感受到树与天空构成的那一种最淳朴的风景,然而,这一切的一切给我的感觉,就像心灵散发出的一阵阵光芒!

此时此刻,内心的思绪如潮水般滚滚涌来,灼热而又沸腾,抬头仰望那颗坚韧挺拔的苍树,不禁让我的情感如飞流直下的瀑布,突飞猛进的撞击着那盛气凌人的潮水,波涛四溅,荡漾起一个情与爱相交融的涟漪。是的,促使那情感迸发的力量便是爱,是爷爷那份刻骨铭心的情。

我的爷爷是位农民工,“农民工”这三个字对于那些显赫的人们来说,是卑微的低等的,但在我看来,我的爷爷是无私的,高尚的,农民工在平凡的生活中彰显了他的伟大。爷爷是位农村人,那纸醉金迷的城市与幽静辽阔的土地往往会有天壤之别,孤苦伶仃的老人在人们所向往的城市里打工,可想而知,爷爷曾遭到多少人的冷眼,曾碰到多少人的蔑视。可是,他仍一无既往,将自己的鲜血和汗滴献给了那座城市,渗透进那一座座宏伟的建筑之中。我的爷爷,每天起早贪黑,搬砖运板成为了他义不容辞的责任,鲜血的流淌成为了对付钢筋混凝土的唯一武器,汗水的浸透,这是他一天不辞辛苦的见证。日复一日,年复一年,峥嵘的日子在他的脸上刻下了岁月的痕迹,可他从不在乎。面对着城市人的冷言冷语,面对着包工头的指指点点,面对着豪门贵族的不屑一顾,使得爷爷争强好胜的自尊心磨得所剩无几!

曾记否。每次与爷爷通话时,我总是义无反顾的劝解:“不要在外面打工了,那一座座的建筑虽然是你获得劳动成果得途径,但那也是在你身上悬着的一把利剑啊,随时都会发生不幸的意外。”“不行啊,孩子,我要赚钱,我要供你到外面的大城市去上学,我要让你过上好日子”倔强的爷爷每每都是这样回答。这些言语一次又一次的融化着我这幼小的心灵。仍记得很清晰,某一年五一爷爷放假回家,看见爷爷的时候,我的眼里是酸酸地——破烂不堪的衣服,蓬松的头发,黑黝黝的脸庞,一副不堪入目的画面泪眼模糊的映入了我的眼帘。那一刻,我感觉空气停止,呼吸停息,我使出全身的力量是自己的小脑袋仰望天空,迫使那不争气的眼泪返回去。佯装平静的我生怕让爷爷看出破绽,看出我那深情的泪花。

记得爷爷回来的第二天,我陪同爷爷来到了田野散心,茂密的深林,无垠的小草,婀娜的花朵,在我眼里,这只是陪衬,它们再美,再绿,也只是大地的装饰品。我只是一味的关注着爷爷,我想要读懂他的心。良久,我们便走累了,小小的我便依偎在她的身边,听他讲灰姑娘的故事。不经意间,我的目光便转移到站在我们面前的大树的身上。望着大树,那时候的我便不假思索的问:“爷爷,大树为什么会在最旺盛的时候就脱落树叶了呢?”爷爷笑了笑,慈祥地说:“孩子,大树蛰伏了数年,只为了一个夏天,炎热干燥的季节,它为了给人们遮风挡雨,避暑消热,于是大树便长它的绿现它的形,为人们带去更多的阴凉与舒适。等到了秋天,人们不再需要它了,它便命令自己的骨肉离开自己,一片片的落到地面,为明年的夏天做好准备。”“树叶落了,大树会疼吗?”我嗫嚅的问道。“傻孩子,大树当然会疼了,每当树叶一片片从树干上飘落下来的时候,这便是它们分离的季节,但为了人们能够更好的生活,大树只能忍痛割爱,将美好留给人类,自己却忍受孤独与痛苦。”爷爷说罢,我似乎体会到了什么,顷刻间泪雨滂沱,那不争气的眼泪始终还是夺眶而出,“爷爷,你就是那棵树,但我绝不会让你疼!”我在心中默默地呼喊着。

爷爷,你就是那棵树,受尽委屈,却毫无怨言;受尽伤害,却充满宽容。爷爷,我一定会好好学习,用行动证明给你看,让你为我做出的牺牲看到回报。爷爷,你就是那棵树,但我决不会让你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