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小散文网

匆匆又是来年

2023-05-25
“新年,你好! 第一缕阳光就要抵达 青草、苍松开始抚弄雪线的琴弦 滴水成冰,这是世间最初的抒情...

“新年,你好!

第一缕阳光就要抵达

青草、苍松开始抚弄雪线的琴弦

滴水成冰,这是世间最初的抒情

拥抱万象的风以远方为信仰

每一个出发的你,向着光明

“梅花举起自燃的火焰

飞鸟将内心的诗行写在蓝天

报时的钟声,袅袅升腾的炊烟

以安宁回应大地萌动

春天将先于祝福之神莅临

从我们心中,到历尽沧桑的事物

“前行的高铁如同一句献词

黎明的奔跑致敬伟大的时代

永恒的冰川,壮阔的风景

风霜雨雪加冕跋涉者的梦想与荣光

你好,新年!花朵准备了绽放

所有的日子蓬勃着

力量、爱、呵护和照亮!”

这是去年末的事。今年又是年末,又小心翼翼折腾过一年,不知他们安好否?赶在元旦前去电话问,那边出奇安静,一会后有声音有气无力从听筒里趔趔趄趄出来“还在养羊,第二次羊了,改天再聊哦”。又笑了,我这边的羊也成群,我的父母兄姊邻里事友基本都还在羊队里呢。我每天戴着口罩在高龄九十上下的双亲房里足不出户,听着他们的咳嗽声一下一下落在心里,只想他们的痛苦都转嫁到我。这样的日子再没有诗酒。所以于回忆里找寻,那些曾经在青春和梦想里发酵的岁月,那些拥风赏花奔波忙碌的日子,一时间竟成奢侈的念想。

所幸南方的天一直晴着,身上心里都有不错的温度;又所幸家中的老人不是重症,亲友都无噩讯。老父亲已经在张罗过年,说今年一切从简,尽量用自家田土里的,不赶集不去超市采买,在外工作的家中子弟能不回就不回,等真正安平了再说。这老头,过了这个年就九十了,思维比我还脉络清晰。老母亲坐躺椅快十年了,病好得慢,但精神也日见好,“过了这关,看能不能再多活个三五年,别让老头一个人伶着”。看着老娘满脸褶子笑和掩不住的泪光,我心里却不知是该幸福还是伤。

阳光不邀自来,穿过庭前庭后所有树的丫枝成功着陆,枯叶枯草里被投下各种形状的笑脸,不停有鸟拽着长影翩翩而过,那边长提下的小河水自在的漂洗着童年的卵石,屋背后的小径悠悠的溜向更远一点的大山,这样的乡间景值得花多少闲时来把玩流连呢?我一时竟有些懵懂,眼前显出明年春来的大片大片的新绿,恍惚从很久又很近的梦里看到一双纤纤莹白的手伸过来牵过来。时间在这一刻像被谁挽在了眼前的安静里,似动非动似笑非笑的看着我。

晚饭时候,母亲说最近胃口都不好就喝点温水等瞌睡,我勉强把她哄到餐桌,“来看我们吃吧,兴许就有胃口了”憨憨笑着,扶母亲坐好,然后大口吃饭吃菜。食物的味道和家的味道弥散在温温的灯光里,母亲忽然莞尔“给我装点吧,怕半夜饿了要吃”。

眼前出现了从儿时起吃年夜饭的画面,灶房边的饭屋点着好几盏油灯,等母亲把肉碗端到桌子中央,等父亲把桌底下的火盆抽干净了呛人的老烟兜,一家老少几口人按长幼从正墙往两边坐好;后来几口人变成十几口人再后来二十几口人,家里的饭桌变成一张又两张转盘圆桌了,虽然每个年头都有家人来不及赶回,虽然后头不再分长幼有序,年饭的吃法讲究也变了许多,大家庭的聚会氛围却是越浓。父亲把房前屋后的空地都种成了菜地果园,从厨房的敞窗可以看到干干净净的灯光照着各处绿影,烟火蒸汽把一屋子人的温度烘得熏熏欲醉。这样的家味年味端的让人甘之如饴,所以,二老高寿,有恙亦能开怀。

只是今年的年饭和去年前年的都会一样落寞。兄姊晚辈们商量好不扎堆来乡下,轮流来看看就行。看着两个加起来一百七十几的老人,心里觉得好愧。在时光的转盘里他们的脚步快要跟不上转速了,也许哪个时刻就真的停下不动了。匆匆年又来,匆匆又来年。看向院里那株经了大旱终于枯竭了生命之液的老树,我知道,我守着的这处乡间静土终有一天要弥满悼亡和祭思了。

老朋友的诗不像在酒后写的。应该是苦心孤诣写好了特意找年关聚宴发表。所有的日子蓬勃着,力量、爱、呵护和照亮!说得多好,我只愿这个新年,能有足够的力量陪一生最爱的人度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