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小散文网

夜里,昙花悄悄开

2023-05-25
去年春节后,亲戚送给我一盆昙花。满盆是翠翠的绿,很像有筋骨的宽海带伫立着,除了少有主枝的细条,多是勃勃生机的叶。客厅里一下子添置了稀有的花,我的精神也为之饱满振作忙碌起来。找来棒棍绑搭花架,赶集买来花...

去年春节后,亲戚送给我一盆昙花。满盆是翠翠的绿,很像有筋骨的宽海带伫立着,除了少有主枝的细条,多是勃勃生机的叶。客厅里一下子添置了稀有的花,我的精神也为之饱满振作忙碌起来。找来棒棍绑搭花架,赶集买来花肥撒施,虽然暂时还没有花开,但整个客厅却增添了绿的生气。我养花有个追求,不一定非得繁华似锦招惹眼球,但一定要绿意盎然让人舒心惬意。之后,是小心谨慎地喷洒、浇水、扶枝、施肥,再是一天几次地细心观察新芽的抽出,新叶的蘖生和花的登场。

有一天,在昙花下垂的一个叶片的一侧的凹处长出了一个小小的芽苞,毛茸茸的嫩黄颜色。过了几天,苞芽伸展了许多,我猜想,这难道是昙花的花蕾?又过了几天,整个花蕾变成淡黄色,样子也有点萎缩,我担心其生命力的脆弱。心中暗想,千万可不要夭折。谁成想,随着日子的增加,淡黄色的花蕾渐渐改变了色彩,一派健康旺长的样子。原来豆粒大的芽苞茎越长越长,越长越壮,一股生长不可阻挡的俏模样。一柄才两公分宽的页片上,昙花花柄茎达10多公分,茎上端还有8公分左右的花苞,看着如此负重的昙花叶片,尤其是叶片与花柄那个不大的长接点,我一直为其牢固而提心吊胆。

其实所有的担心都是多余的。花柄圆满完成着秤钩状的造形,花柄端深红色宫灯似的昙花花苞在孕育着、丰盈着、成熟着、等待着、盼望那令人惊喜的一现。一天的夜色里,昙花花苞悄无声息地张开了洁白的小口,昙花开了。于是拿来手机记录了我第一次见昙花一现的样子。花苞开口后,花瓣逐渐慢慢张开,雪白的花瓣一个一个次第张开,慢慢地展示出来,接着,成簇的米黄色蕊又徐徐绽出,中间一根柱状的花蕊竟高高翘起。我真没想到,深红色的花苞里居然又开出雪白的花,当这些白色花瓣全部舒展开时,直径有10多公分。昙花开时,还伴有一缕缕的清香弥漫。昙花从开到败约几个小时的功夫,可谓刹那间的美丽,一瞬间的永恒。此刻,再来读读宋代欧阳修的昙花诗:轻纱掀起看娇容,阵阵幽香自院中。夜静群芳皆睡去,昙花一现醉诗翁。可谓轰轰烈烈的短暂,品安安静静的永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