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小散文网

顺风婆婆

2023-05-25
小时候,暑假里,我们天天在北湖边上玩。 北湖边一棵大柳树下,是顺风婆婆的茶摊。几个玻璃杯里的淡褐色茶水,是用一种被戏谑为“1斤18片”的大茶叶泡的。过路行人偶尔在这里驻足,喝一杯扔下1分钱硬币。...

小时候,暑假里,我们天天在北湖边上玩。

北湖边一棵大柳树下,是顺风婆婆的茶摊。几个玻璃杯里的淡褐色茶水,是用一种被戏谑为“1斤18片”的大茶叶泡的。过路行人偶尔在这里驻足,喝一杯扔下1分钱硬币。

顺风婆婆是孤老,老伴早已去世。儿子是个疯子,一天到晚闯祸,有一回疯劲发作,还打折了老母的股骨,因此,顺风婆婆的腿有些跛,平时拄着单拐行走。后来儿子疯到水里淹死了,她的苦头才吃到了头。

顺风婆婆没生活来源,只好摆个茶摊度日。

孤老喜欢孩子,顺风婆婆也一样,见到我们,总亲热地打招呼。她记不住名字,一律叫我们为“小囡囡”。

那天我和阿昌、阿成在湖边钓小虾,顺风婆婆又叫我们了。她说想去“行”(批发)几个西瓜来卖,问我们肯不肯帮她去搬。我们知道茶摊生意清淡,一天下来赚不了几个钱,顺风婆婆一定是想试试别的出路,这主意也许不错。

小孩子有的是精力。我们二话没说便半搀着老人去了北门头的一家水果店。店主很热情,帮着拣了半天。挑好3个西瓜一过秤,18斤,每斤6分,1元零6分。店主只收了1元钱,乐得顺风婆婆合不上嘴。

回来后,顺风婆婆立即将一只瓜剖成12爿,说每爿可卖6分钱。阿成算术好,悄声告诉我,这3个瓜一共可赚1元1角6分!

顺风婆婆很小心地拣了3爿瓜说要请客,我们自然不肯吃了。老太太不容易,3爿瓜的钱足可抵她一天的饭菜钱——那时每斤大米只要1角3分。

顺风婆婆很固执,几乎动了气,我们只好乖乖地吃了起来。

趁老人不注意,我们最后往她的小钱盒里各自扔进了1角钱。

我们很开心,似乎做了一件很了不起的事。

万万没想到,爸爸下班回来,问我有没有吃过顺风婆婆的西瓜。原来她竟向他要了西瓜钱。爸爸给了。

我傻了,连忙结结巴巴将事情始末说了一遍。爸爸没怪我,沉吟了一下,关照我以后不要随便吃别人的东西。

第二天,我把这事告诉阿昌阿成,他们也气愤不平,一致表示要找顺风婆婆论理。

我们气冲冲地赶到大柳树下的茶摊旁,发现不仅那两个西瓜还在,连昨天剖开的都还有7爿没卖出去。

我们心软了。

“小囡囡!”顺风婆婆在叫我们……

(原创作者:梅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