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小散文网

公公的一生

2023-05-25
公公祖籍宁波,家在上海,早年丧母,后来父亲又娶了一个后妈进门。 具体怎么家境我并不详,只听婆婆胡吹说大户人家十里洋场,这是绝对不可信的。...

公公祖籍宁波,家在上海,早年丧母,后来父亲又娶了一个后妈进门。

具体怎么家境我并不详,只听婆婆胡吹说大户人家十里洋场,这是绝对不可信的。

我所看见的真实情况只是公公在嘉兴教书,家里十分简陋,穿着极其简朴。

给人的印象倒有几分大户人家的奴仆见人就低眉顺眼的特征。

婆婆说后妈待公公不好,偷吃一个鸡蛋便会被打的半死,这个我是信的。

他从来不敢抬头说话,更不敢与人对视,只会频频的点头哈腰和干笑。

同事与邻居都夸他为人老实忠厚,热心助人的老好人,

可从他儿子嘴里了解到的却是,他经常在家打老婆,脾气极为暴躁。

自从我出入他家以后,据说他再也没发过脾气,打过人。

而我见到的,却是婆婆极为唠叨的碎碎念,无中生有的说一些不可理喻的费话,

犹如一只绿头苍蝇在屋里嗡嗡乱飞,果然一副颇为欠打欠拍的模样。

楼下三楼住的一户女教师更是随时随地传唤公公去她家里清理下水管道。

她们夫妻二人穿着人模狗样的站着袖手旁观,一副心安理得的样子,

公公跪在地上,把头伸进这旧房子黑暗狭小的臭水池下面做疏通。

我真想冲过去指责这两个不知羞耻的40多岁壮年夫妻,

怎么好意思叫一个60多岁花白头发的老人跪着帮他们干这种活。

完事他们就用一颗细青菜,像打赏叫花子一样的打发公公回来了。

我质问婆婆和他儿子为啥不去制止这样的行为一而再的发生,

这样一根青菜,哪怕是给一捆的啊,他家有脸给,你们怎么没自尊的拿。

他们支支吾吾说什么,让他去吧,他喜欢做好事。

原本我是很同情很想维护他的,可通过一件事情让我也放弃了。

我没嫌弃他们家里的贫寒,刚生完孩子的我经济上自己勉强够用,

除去孩子奶粉啥的,结余有限,但我依然为孩子买了一份教育保险。

第二年忘记预留资金,便向公公借两千急用垫付了保险金额。

说了下个月还,当时一千多的工资当然不可能一个月就凑出两千来,

便打算两个月加一起还,谁知公公就此便不再和我们说话,叫他也不搭理。

等我急匆匆把刚发的工资凑足两千送还与他,他脸上立刻展现出笑容。

那一刻起,我看见了他的真实内心,在他心里钱比任何亲人都重要,

他从不会对亲人笑,但他总是低着头看着钱由衷的笑。

我不会去指责他的做法,他有他的权利和自由,但我再也会维护他,

因为他心甘情愿被外人使唤利用,因为外人会给他一颗青菜,

而他也习惯了在外人面前态度谦恭,卑微的换取一颗廉价的青菜。

孩子开始上小学三年级的时候,公公突然变了。

自称老板大把的花钱,还雇佣了一对外地人夫妻做下手,

为他们租了大套的房子,预付了半年的工资,还送一部手机。

工作时间,夫妻两个人带着孩子逛街游玩,公公一个人没日没夜的瞎忙乎。

他把第一张存折拿走的时候,我提醒婆婆他精神不正常了,

可婆婆不信,不过还是让女儿把其他两张存着都冻结了。

果然第二天,公公拿着所有的存折去银行提现,发现取不出后满地打滚,哭闹咒骂着。

因为是他本人的户头,银行只能放行取现。

婆婆同意我带走了房产证,在此之前是绝对不肯放我这里的。

那时的我每天加班到晚上十点,心里惦记女儿会不会被伤害,

穿着工作服就溜去公公家里,见他正满屋子翻房产证。

从来不敢抬头看人的公公像一只疯牛,瞪着布满血丝的眼睛看着我,

而婆婆和我的孩子都不见了踪影,所以的血腥场面都拥挤进脑子里。

我颤抖着查看所有角落。没发现血迹和横倒的尸体,我头皮一阵发麻,哆嗦着拔腿就逃了出去。

终于联系到婆婆,原来她已经带着孩子逃到她女儿家里暂住,

我无边无际的担心和恐惧才慢慢的放缓下来。

他女婿说带他去医院证明一下他没有精神病,他很自信的同意了。

其实一个想证明自己没有精神病的人,真的就是有病了。

一个正常的人是不会用一种不正常的方式来证明自己不是一个不正常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