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小散文网

住进法桐树的小城

2023-05-25
当时北方农村的孩子,见得最多的是柳树、榆树、松树、槐树等,从来没见过这么雄伟的没皮树,感到很神奇。后来请教老师才知道,这是从外地引进的法桐,建校初期栽的,有二十多年了。...

当时北方农村的孩子,见得最多的是柳树、榆树、松树、槐树等,从来没见过这么雄伟的没皮树,感到很神奇。后来请教老师才知道,这是从外地引进的法桐,建校初期栽的,有二十多年了。

那时学校没有餐厅,同学们打回饭来,像一群小鸟,在这株法桐树下,仨一团,俩一堆,叽叽喳喳的不一会儿就吃完了。在这棵树下,同学们时常发生争论,有时互不服气,争得面红耳赤;老师也经常来到这树下,与同学们探讨一些人生的道理和解决班里存在的一些实际问题;晚上躺在床上,听着法桐树在风中“哗啦、哗啦”的歌唱,就像听着母亲的摇篮曲,很快就进入了梦乡。这株树伴我度过了中学的快乐时光,毕业时,我深情地拥抱了它,恋恋不舍地离开了学校。

上世纪九十年代,到南京出发,去瞻仰中山陵,看到行人道上那一株、株粗大的法桐树,庄严肃穆的守卫着中山陵,不禁想到孙中山先生,高举“三民主义”旗帜,带领千军万马,向封建王朝宣战的场景,心中肃然起敬。这是我第一次行走在这样的法桐路上,法桐的雄姿深深的印在了我的脑海里。

进入了二十世纪,我所在的县城,街道在不断的增加和延伸,法桐树也随之大批引进,道路修到那里,法桐树就栽到那里,法桐树成了道路美化、绿化的当家品种。这法桐树不负众望,尽情地伸展着枝干,蓬蓬勃勃的生长起来,不几年便手拉手,肩并肩,遮天蔽日,形成了一路、路绿荫。新昌路、方山路已有了十几里的法桐绿荫长廊;较早的文化路、孤山街上两边的法桐,顶部已是枝叶交错,在园林师傅的精心修护下,形成了弧型的绿色甬道。

这法桐树,还随路进入了小城的边角、空闲地、口袋公园里,树下大都有护树凳,树下时常看到休憩或谈笑的游人。一棵法桐。就是一片绿荫,一道美景。就是人们居住的小区内,也不乏法桐的身影,我居住的小区内的广场边上,就挺立着一排十几株粗大的法桐树,树下是一溜座椅,成为了人们聚会、休闲的天然沙龙。

这法桐,春天披上美丽的绿装,夏天带来一片阴凉,深秋叶子五彩缤纷,冬天的落叶犹如大蝴蝶飞舞,把小城装扮的美丽多姿。人们在这法桐的庇护下,或赶路上班,或逛商场购物,或漫步游玩,是多么惬意啊。生活在这法桐树下的,还有南腔北调的外来人,他们匆匆忙忙地赶往建筑工地或打工的厂子,其中不少人已在这里安家落户,为小城的发展贡献着力量。他们也是融进这小城里的一株、株法桐啊。

这法桐,我原认为发源于法国,最近从有关资料得知,我国园艺学家确定它名叫“悬铃木”,按照它果序柄的果实,分别叫做一球、二球、三球悬铃木。十七世纪在英国,人们用一球悬铃木做亲本,杂交成二球悬铃木,取名“英国梧桐”,法国人把它带到了上海,人们就叫它“法国梧桐”,简称“法桐”,我们现在大量栽植的实则是二球悬铃木,在上海、南京、武汉、杭州、西安、郑州、青岛等城市大量用作行道树。如今它大量的住进了小城里,绿化、美化了一座小城,小城也就有了大城的气魄。

风儿吹来,满城的法桐树在风中开始了壮阔的大合唱,赞美着小城人的聪明勤劳,赞美着小城的万千气象。我站在这法桐树下,望着绿影婆娑中的小城,感受到了愉悦,感受到了幸福指数的提升。我爱这法桐树,也爱这绿荫笼罩的小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