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小散文网

檀逑浮雨破今痴

2023-05-25
进入了隆冬时节,嗓子一直咳嗽的厉害,胸口压抑的像是被碎玻璃摩擦着,就别去想春天的事情了。此刻多么想显示出俗态媚骨的一面,去向生活妥协,去追求可爱的生活,以此来疏离内心的杂乱。...

进入了隆冬时节,嗓子一直咳嗽的厉害,胸口压抑的像是被碎玻璃摩擦着,就别去想春天的事情了。此刻多么想显示出俗态媚骨的一面,去向生活妥协,去追求可爱的生活,以此来疏离内心的杂乱。

听不进奉劝,困惑与恐惑的对四周的人设防,也改不了僵硬的秉性,这一生纠缠在世俗的繁乱之中。

对于希望来说,渴望而不可以,为何还是没有下雪来,用冰冷的雪覆盖内心的委屈,被冻的僵硬的脸揉搓几下,冷浪的冻雨绵绵如雾,似乎在哭泣当下。

想着去追求烂漫蔷薇的明天,还是回到温情脉脉的曾经,这淋漓尽致的疏远淡漠的有些反常。这二十多天里,吃着快要过期的药物,可是也遮挡不住空洞的内心,要比眼窝还要空洞。

万分感谢放我一马,怀着感恩的态度让我能够过上一个素净的新年,感谢你宽广温和的胸襟,感谢的言语比辱骂的斯文扫地还要难以言喻。

对于善意的奉劝,我依然是随心而行,或者心早就麻木的就像熄灭的草灰。再被搅乱的情愫可不会倾诉于流杯,这酒食的地狱达不到灵魂上的天堂,这所有的酸甜苦辣咸全部都尝试着,我的眼睛自然望着的是你昨日重现的身影。

追求真实的自我,心生出宽厚大度的仁慈,愈发的感觉到渺小的自卑,或者说枉在这世上走上一遭,倒不如路边被碾压起的尘土飞扬着,乱了眼前。

我不坚强谁坚强,人生的道路上难以言喻的孤独寂寞,谁也不了解我真实的想法,与诗酒毫无关系,在铅灰一样的灰态里封锁住身体,安全的不会受到伤害,甚至有些高人一等的优越感,那么急性而起的想要犯法的感觉到了地头就泄气了。

这烫手的玫瑰不过是精油的香味,好后悔初识得一眼,这一望就入了心,哪怕到死再也无法斩断,更是没法割舍,为情所伤,一辈子活的行尸走肉,望眼欲穿,或许这不过是杜撰出来的水边的阿狄丽娜,望影自恋,即使我心已经碎了,也不会心碎,遭来的反而是无尽的嘲讽。

多想做一个从一而终的人,不要这世间经历的繁华,不过是带不走的影子,冷漠的隔断了对你的记忆,只是在即将春暖花开的雪季里尚可嗅到衣服上带有体温的檀木香。似乎我也是花中君子,只是以此等姿态活着,一次次的裂土而出,以我最绚丽的状态盛开在人间的烟火,以我独特的方式俘获千年万年里你匆匆而过的一眼。

行人轻松诙谐的交谈着,我也想加入到这种氛围中去,可是这样只会激发起内心强大的深情,这让那份痴显露无疑。酥酥的寒草匍匐着身子,被践踏摧残的不成样子,它在等待冬天的野火燃烧起来,如此方可与昨天诀别,带着涅重生的疼痛与温暖,与今天的痴爱作别,那些经历的种种委屈,就随随着细分的寒雨散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