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小散文网

凝望的土地

2023-05-25
行吟园径,忽视一对白发老人伫立原地,似步非步。老大爷双手颤动,屈膝难行,心疑是中风使然。而老大娘则不停的给身旁的老伴打气,安慰,擦汗,鼓励他踏步行进。一个时辰悄然流逝,汗珠溢满额头的两位老人仍在原地,...

行吟园径,忽视一对白发老人伫立原地,似步非步。老大爷双手颤动,屈膝难行,心疑是中风使然。而老大娘则不停的给身旁的老伴打气,安慰,擦汗,鼓励他踏步行进。一个时辰悄然流逝,汗珠溢满额头的两位老人仍在原地,在那个初始的位置,在那个若如初见的年纪……

祖父站在溪畔,凝望着对面山腰那块开满鲜花的土地,眼神深情而又充满哀凄,似乎一缕银光闪过他的颜面,我看到了他眼中饱满晶莹的思绪。

年近八十的祖父就似那棵高大挺拔的白杨,伫立在龙山溪畔,日日凝望着那片开满鲜花的土地,即使在他最后的日子里,我也每天用轮椅推着他一起来到这里。

“莲,是我心中最美丽的花语,是维纳斯最完美的身躯,是我最爱的女子。邂逅于少年懵懂的花季,搀扶在不惑艰难的岁月,我们没有分离,永远也不会,她深深扎根于我心底,永远不会离去。二十载,是他等待良人的悲戚,现在,也是我等待她的时候了。”

那时我还在乡下念幼稚园,祖父祖母总是形影不离,接送我照顾我都是他们一起。有一天他们似乎发生矛盾了,在我记忆中这是唯一一次。祖母整理祖父的书桌时,发现了一张老式的黄皱皱的照片,上面是一位穿着旗袍的惊艳女子,祖母擦干净后又放回了原处,一切都很平静。祖父回书桌后似乎发现了什么蛛丝马迹,拿着照片奔花园凉亭而去,祖母依旧在那里弹琴唱歌,他先站在阶上听了会儿琴声,然后进入了凉亭。原来祖母的表情真是有异,然后啜泣了几声。

祖母是书香门第出身,琴棋皆能,感情多彩,但我几乎没看见过她跟其他人稍微多多言语,她什么也不跟别人说,有事儿也是自己独自在房中哭泣。

祖父看见祖母立即吟诗一首,大体是:携手相度烽火地,二十风云二十异,偶得莲池花一朵,白首不欺不相弃。祖母突然面挂彩云,弹琴吟到:二八逢君得君心,四九连理与君亲,二十风云情不改,携手余生胶似漆。然后祖父跟祖母说“你的容颜真美”,又用手摸了一下。

几载之后,未及花甲的祖母去世了,六年后祖父也逝了。逝去的前一天,我用轮椅推着他再次到了那里,那片自祖母去世后祖父每天都去站着凝望的土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