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小散文网

即使身陷深壑,也要仰望天空

2023-05-25
街头,却出奇的清静,朋友圈说,城市又一次病了。 就像是黎明前的黑暗,迅猛而巨大的阳潮,让所有的人都承受着不堪之苦。不仅是身体上的病痛,各种猜忌防范相互试探,如同一道鸿沟,横亘在人与人之间。...

街头,却出奇的清静,朋友圈说,城市又一次病了。

就像是黎明前的黑暗,迅猛而巨大的阳潮,让所有的人都承受着不堪之苦。不仅是身体上的病痛,各种猜忌防范相互试探,如同一道鸿沟,横亘在人与人之间。

药品的匮乏,蒸蒸日上的物价,出行的不便与担忧,虽放开了,但日子如同行走一道峡谷之中,完全没有放开后的淡然与欣喜。

在疫情的深壑里,我们行走三年,一直在盼,却总是一种身不由己的命运飘浮和无助。

静穆,居家,出门查验,排队核酸,我们已惯了病毒带给我们诸多不便。在日复一日的流逝中,一切都在改变,世界,中国,工作,生活,精神,每一人的日子都被疫情碾压,有的依然坚挺,有的已器不成形。

老李夫妇是我的熟人朋友,说是朋友其实也算不上,因为他们开了一家酸菜鱼店,因为味道很好,被标点推荐,我经常买他们家的酸菜鱼,时间一久也就认识并成了朋友。

小店虽搬了几次家,但都相隔不远,生意一直很火。每次想吃,都要提前排队,否则要等很长时间,常常没等到就没有了。

我端着锅,兴冲冲地下楼,到店门口一看,小店已关门。上面贴了一张纸条:因疫情严重,暂时关门。

我站在小店门前,心想,恐怕他们也中招了。

铁栏门上,三年来贴纸的痕迹特别醒目,一层又一层,看得非常清楚。

我的心不禁一凉,这一停又不知何时开门了。

多年前,朋友帮忙他们开了这家小店,老李夫妇专程去四川老表那里学习了一段时间,回来反复操练,总算皇天不负,把酸菜鱼做成一绝。味道清淡,连吃带喝。

他们有两个儿子,相继成家,本来他们可安度晚年,不必再开店,但婆媳关系并不和睦,为不影响孩子们的生活,不给他们增加负担,他俩搬出,用小店的收入维持两人的生活。

因为生意非常好,他们挣了点钱,老伴舍不得两个收入不高的儿子,悄悄给予援助,老李知道了也装作不知道,挣钱不就是花的嘛,何况是儿子。

那几年日子过得还算安稳。

没想疫情暴发,小店的命运开始发生转折。没开几天,因疫情加重,不得不关门,这一关将近一年。等稍有好转,老李夫妇不敢懈怠,赶紧开张,因为房东要涨房租。

可疫情反反复复,不曾消停,开开停停,停停开开,中途因顾客出现密接,又是长时间的关门,他们的收入大不如从前。

今年上半年,我去吃,老李说:“有时间多来吃几次吧,我打算干到年底就不干了。”

“为什么?”

老李在围裙上搓搓手,一脸无奈:“你知道的,现在这生意还怎么做呀,动不动就关门。房东跟催命似的要涨价。”

“现在生意这么难做,他涨价后谁又来接手呢?”

老李夫妇摇摇头。“你不知道,他先低价租给别人,等第二年便开始涨价,几年之后,涨的价格肯定超过现在,所以他催着我们。”

“苦了几年的钱,现在都贴进房租了,这生意还有什么做头?”

“如果你们不做生意,去干什么?”

“不知道。”老两口不停地叹气。

“可惜了你们的手艺。”

“我们也想做呀,你看,疫情人气上不来,那边又等要租子,我们也很无奈。有钱谁不知道挣呢?”

“你看这条街上,多少家撑不住了,回家,洗手不干了。”

我端着锅,走在曾经热闹异常的大街。

短短几年,开开关关,店面如同走马灯,但现在好多都关门打烊,透过玻璃,室内是拆除后的一片狼藉。

生意清淡的店,老板正无聊地坐在客堂里刷手机。

几家新开的,在用低价维持着人气。

老李不会就此关门吧。

疫情的震荡早已穿透了一切,波及到每个家庭、每个人和一切方面。

再艰难日子还要继续。我们要抗病毒,也要生存,即便阳了,也要做“天选打工人”,因为要生活,因为要还贷,因为要一日三餐,因为要支撑明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