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小散文网

远方有琴

2023-05-25
在尘世的烟霞里,我安静得如初冬垂挂枝头的叶片,一直遥望着远方,那晕染的时刻,不急不张,一定会悄悄映入我的眼帘。我打量着尘世中形形色色的人,也去学着各种各样的事物。我习惯找寻,是一个人的找寻。以自己的方...

在尘世的烟霞里,我安静得如初冬垂挂枝头的叶片,一直遥望着远方,那晕染的时刻,不急不张,一定会悄悄映入我的眼帘。我打量着尘世中形形色色的人,也去学着各种各样的事物。我习惯找寻,是一个人的找寻。以自己的方式,活成自己的样子,哪怕有些人并不理解和赞同。有人说:“在你成功之前,我仍对你怀着最大的鄙夷”,我很庆幸,有人在匆忙的岁月里还能注意到我,虽然也许有些误会,但我也决定不再去解释了。我只会告诉那些人们:远方有琴,待我抚琴时,请诸君倾耳细听。

就像现在,虽节气已深冬,但并不见雪影,暖阳有时甚至比往日更劲。可是又何必急于感受雪景呢?如果真的来一场,固然可喜,本来该来。但等一等未必不是欢喜。我可以有更多的光阴看层林尽染,看窗外落木萧萧,看云朵在蓝天里悠闲地漫步,看暧阳下一切温和宁静而美好。而当雪季来临时,这一切就会变成过去,成为珍藏心底的昔日的美妙了。

所以,我也特别不喜欢年轻的现在的我,这样的年纪,虽花样年华,却不知忍耐,亦无恒心,爱上层楼,爱上层楼,说风就是雨,因讨厌过程的漫长而无法领略等待的别样之美。也会有些许炫耀之心,当然人皆有之,可我也厌弃此,所以真的有很多事是真的做了,我才会去分享去记录,但却又不可避免的有些急切。

为何不能多点耐心呢?我不知道。或许年轻的心就是不可降伏。邻家杏树上的杏子,春天过后就开始就红起来,我天天看,它怎么就是不变黄呢。终于忍不住,夜晚偷偷摘下一颗,一咬,酸得眼泪直流,瞬间模糊了视线。儿时,听一首叫《兰花草》的歌:“我从山中来,带着兰花草,种在小园中,希望花开早,一日看三回,看得花时过,兰花却依然,苞也无一个。”恰如年轻的心,无法明白花儿不开的因由。

等待也是一种美丽,因为等待后才有远方。想想看,你等一阵小雨,一定是先看到远方灰暗的天空,天空下摇动越来越快的树枝和小草,风一阵紧似一阵,河里的小鱼一片又一片跃出水面,远树、村庄甚至地里慢归的老牛,何尝不和小雨一样美丽而惬意?你等一席凉风,一定是看一动不动的树叶,树叶下四处奔跑的瓢虫和沉默的云雀,甚至和你一样坐在河边撑伞远眺的少年,那样的景色不和凉风习习一样舒心而喜悦?

远方有琴,不要急于此时去弹奏。可以煮一壶茶,翻一本书,在风的气息里去感受茶的香味,书的意趣,本就在的结果,终究在等待后的那一刻来临。

远方有琴,愀然空灵,声声催人行,涓涓心事说给自己听。月影憧憧,烟火几重烛花儿红?

嘘,你还未曾听我抚琴;嘘,你还未曾将心静静;嘘,你还未见远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