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小散文网

2023-05-25
寒风又在肆虐了,母亲说,今天最低气温是0度。我向手里哈着气,看着冻的发紫的双手,却没有对冬风抱怨什么,纵使冬风再狂妄,在我心里,冬天却一点儿也不掉价,因为,我出生在秋末冬始之间,我迎接美好冬天,送走丰收...

寒风又在肆虐了,母亲说,今天最低气温是0度。我向手里哈着气,看着冻的发紫的双手,却没有对冬风抱怨什么,纵使冬风再狂妄,在我心里,冬天却一点儿也不掉价,因为,我出生在秋末冬始之间,我迎接美好冬天,送走丰收的秋天,母亲说,这是一个好时间。我与冬天有一种妙不可言的缘分。纵使春天百花争艳,好似亭亭玉立的少女,惹人心动;纵使夏天热烈一片,气氛紧张欢悦;纵使秋天硕果累累,庄稼香传千里,引人垂涎三尺。但是,我还是喜欢寒风刺骨,有时大雪纷飞的冬天。我喜欢看着人们缩着头,把手放进口袋里依旧觉得冷的模样,我喜欢看着小朋友们在雪地里蹦蹦跳跳,堆雪人,打雪仗的快乐情景。我喜欢冬天,因为冬天是一个阖家团圆的季节,忙碌了一年的大家,终于可以在春节好好放松自己,让自己与家人过上喜气洋洋的年。现在已经是冬天了,我感觉整个人就像一个粽子,里外三层,又好似一个会走路的球,因为衣服是蓬松的。我体质非常差,一到冬天就会感冒,可是我最喜欢的季节就是冬天了。每年冬天都是我和三姐一起度过,即使再冷,我们的心里也涌动着股股暖流。今年非常冷,姐姐还没有放寒假,她在遥远的武汉,她会不会感觉到冷?有没有感冒?可是我却连打电话的勇气也没有,我害怕她说“妹妹我想你”,我害怕会听到她的声音后哭出来,我害怕她会发现我的想念......还记得2008年的冬天,大雪纷飞。江南很少下雪,即使是下雪也只是小到一接触到地面就融化了,可是,那一年的雪特别厚,可以将当时的我大半个身子埋进去。一大早,我就醒了,走到窗口,向下看厚厚的积雪,突然发现一个又胖又可爱的雪人,旁边站着早就起床的姐姐。只见姐姐穿着紫色的厚羽绒服,围着一条粉色的围巾,带着可爱的手套向我挥手。我开心极了,大声的叫出来。还好这幢楼的邻居们都去亲戚家拜年了。不然肯定会吵到他们。我飞快的跑到楼下,高兴地手舞足蹈,嚷嚷着要抱抱雪人。可是我穿得像个球一样,一不小心就摔倒在雪地中。姐姐将我扶起来后,那个被我映出的影子,仿佛也在对我笑。我和姐姐去了吴江公园,一路上都是她吃力的抱着我,我执意要下来,可是雪太厚,我一走,脚就卡在了雪中,姐姐再一次抱着我走。我还记得那个冬天,我们笑着滚在雪地里,互相吹着暖气,那个冬天在我们银铃般的笑声中消逝......姐姐你还会不会在冬天买个围着厚厚的围巾,手捧着一杯你爱的你觉得不一般的水,等待着一位总是睡过头的女孩?你还会不会在别人面前装淑女,实际调皮可爱又任性?你还会不会为了暖一个女孩冻僵的手而每天裹着厚厚的外套?你还会不会半夜被噩梦吓醒过去找女孩一起,看着窗外美丽皎洁的月光?你还会不会为了一个随意的任性而顶着太阳,与女孩一起去公园,欢乐的逛街?你还会不会记得之前的日子里,有这样一个很在乎却又假装毫不在乎、不以为意的小丫头?姐姐,是时光吹散了我们,我送你一首自己写的小诗:时光吹散了我们我们的快乐年华,最终悄悄溜去;我们的童年,如此一去不返。是时光吹散了我们,让我们遥遥千里分分想念。春花和秋叶,我们一起体会;夏云和冬雪,我们一块欣赏。是时光吹散了我们,使我们纷纷长大奔向各地。快乐的快乐,始终都要离去;朋友的朋友,还是会要分开。是时光吹散了我们,教我们品尝笑容后的眼泪。姐姐,你过得还好吗?你有想我吗?你还记不记得,我们的每一个冬天......2014年1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