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小散文网

躲不过的‘奥密克戎’之风

2023-05-25
元旦即将来临,12月还静静地悬着,褪不去的萧瑟,裹挟着由一个核酸分子(DNA或RNA)与蛋白质构成的非细胞形态,靠寄生生活的介于生命体及非生命体之间的有机物种,伴随着这个冬季悄悄地袭上我的心头。...

元旦即将来临,12月还静静地悬着,褪不去的萧瑟,裹挟着由一个核酸分子(DNA或RNA)与蛋白质构成的非细胞形态,靠寄生生活的介于生命体及非生命体之间的有机物种,伴随着这个冬季悄悄地袭上我的心头。

宅在家里,那一片寂静的卧室,厨房,一切都掉进头昏脑涨里,连喝开水咕咚咕咚的声音,也在这儿悄然凝冻,让情绪不去触碰那飘渺着的动荡。

作为城市烟火气末的直观,那些街角旮旯小店的忙碌,那些为碎银几两奔波的快递小哥,那些跳街舞的喧嚣,那种搓完麻将冲向饭桌最酣畅的自由,统统都被一种突如其来的‘奥密克戎放开’而躺平颓废了。昔日门庭若市、车水马龙的街头、铺面、酒店、娱乐场所、农家乐瞬间变成了门可罗雀,在朦胧的夜色里显得更加诡秘。

新冠疫情从2019年12月底开始,到中国动态清零获得巨大的成功,成功的红利不但挽救了数百万人群的生命,经济也一枝独秀。在此基础上,灵魂关不住,居家旅行,常想起一桌长沙的‘爷爷的钵子菜,’馋一碗‘易裕河’的牛肉粉和面,念一把‘王家湾’农家乐的山乡厨师菜。这些透着世俗萍末的生活,硬是在知青与同学相聚的温润调和之下,让我们退休之人,不断回想起下乡回城融合的世纪情绪,在地道的一口家乡味里,完成了甲子之年里对田园归梦的细密招魂。

国家动态清零之下,沿街支起的无数个免费做核酸检测的帐篷,全副武装的白衣人员,无绳电喇叭的宣叫,如此氛围下,我认定了病毒还是很遥远的传说,现在突然发现想避开‘奥密克戎’的气溶胶传播却是难以躲闪的事了。不管你怎么防范,如今,奥密克戎毒株已经在全国掀天揭地般地爆发流行,中招者千千万万,这种病毒落在每个人身上都是一座大山,恰似"病来如山倒病去如抽丝"感觉,使你心身疲惫。

做核酸检测呈阳性的人,被称之"小阳人",它是新冠阳性感染者的代称,特指感染了新冠病毒,曾一度登上话题热门,甚至还被喜欢文字调侃的人戏称谓‘羊’了。这个‘阳’其实就是一种叫做奥密克戎的新型冠状病毒变种,最早于2021年11月9日在南非首次检测到。

你如果不幸感染;首先是头昏脑涨发热,高热到38至40度,然后嗓子不舒服,浑身更加酸疼,肌肉也跟着酸疼,转轻微低热后,嗓子接着疼,然后有些鼻塞,接着就是咳嗽,流清鼻涕,嗅觉,味觉差,特别还有口苦、口干,食欲明显减退。此种症状似比流感又非比流感,但远比流感严重得多,感染性真的极强,一人感染全家都难以幸免,非常恐怖,真使人心力交瘁。

‘奥密克戎’变异毒株正在全球刮起了恐慌之风,它以前所未有的速度在世界各地迅猛的传播。

毋庸置疑,全面放开之后,覆巢之下焉有安卵?从12月19号下午开始,我大抵应该是阳了,整晚横竖都睡不着,坐起来吃了一包布洛芬,依感头昏脑涨,这悲伤没有由来,瞥一眼床头柜上的抗原检测试剂盒,一条杠是我的,另一条杠也是我的。我不幸成了奥密克戎病毒的感染者,并亲身体验了七天病毒症状的关照,它仿佛把我身体内的各种肌体与器官轮番地摧残了一遍,如同在鬼门关里走了一招,使你有种难受至极的感叹。

从过去的严防死守,到封村、封街、封城的动态清零,再到毫无征兆地突然全部放开,一瞬间,人心不设防、小区不设防、城市不设防,整个国家都不设防了,此消息一出,如同天崩地裂的感觉,让人毫无准备中只有接受、困惑、麻木、顺从,内化成为日常生活的一部分,最后慢慢淡化成一件及为自然的事情了。

接踵而至,就是某某区教育部门人员全部中招了,然后又那个部门集体沦陷了,紧接着,国企职工、私有企业的老板、小商小贩几乎全部中招了,无法上班,工作处于瘫痪状态。大家都趴在家里了,享受水深火热之中的感受,体会几乎都是一模一样,但从微信中聊得最多仍然是;这次放开事件太突然了,"我们是怎么样感染的"?

从这次政府突然放开的政策来看,感觉在意识形态宣传中变为了一种含糊不清的‘双重思想’,如果用汉语丰富的词汇来形容,那并是;‘既要,又要;既不是,又是’。两种针锋相对的意见;一方面坚持动态清零,封城封乡。一方面却偏偏选择在病毒肆虐的高峰期、活跃期——冬季尤其是春节即将来临之际全面放开?造成许多人猝不及防和全城出现的医疗挤兑现象,忘掉了放开之前必须面对的感冒退烧药及就医问题的各项保障?这种相互之间的矛盾性,一方面又两者都相信,用逻辑来反逻辑,同时接受两种相悖信念的思维模式,至今让许多人仍弄不明白,又或许,这是至今为止,所有国家,社会团体无一例外全部在第一波感染冲击时出现过无奈的共存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