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小散文网

台风前奏的温柔

2023-05-25
夏日的大海本来都闷热,加上连日的海面上高空暗地里孕育大气流,如火炉难耐,见不到一只飞鸥,海与天沧茫难分,海水格外黛墨,似乎不与云霞对话。它此刻的性格很难猜,它要抵制这将形成的飓风,还是要同流合污,只有它...

夏日的大海本来都闷热,加上连日的海面上高空暗地里孕育大气流,如火炉难耐,见不到一只飞鸥,海与天沧茫难分,海水格外黛墨,似乎不与云霞对话。它此刻的性格很难猜,它要抵制这将形成的飓风,还是要同流合污,只有它知道。终日劳作远海的渔民也仅能判断观察天空的云盘。绯红的云絮有的断续垂线,有的结絮如绵纱,有的如浮萍轻移,有的如伫立状,有的犹豫不前如问号。有位诗人写台风的中心是平静的,并没有错,许多老渔民说过。但这是相对而言,瞬间大海变脸了,黑的帘幕从远处慢慢流漾,让人联想到渔村旧戏台上的包青天,而暗伏着大气层的火辣气味,不可逆转的跃奋的豪迈,似乎有一股铁血的热浪它将要驰骋于千里茫然的海面。如若山峦再险它有时留情,它或者偶然着避险的天时地利,但大海是杜绝了这个可能的,所以老渔人深谙大海的冷酷也不留奢望。

这时,我海岛的家乡格外忙碌,渔民们忙于各自的渔船归港,船头之间并列勒紧,整齐有序。渔排更是紧张,把网兜收束封网,小艇系牢于渔排,加牢木屋栏栅,把鱼笼系得牢不可破,严防死守方为上策。

台风将至,海水浸漫着,平日里张牙舞爪的螃蟹收敛往常脾气,乖乖地相互牵扯爬上红树林荫,似乎满窟争先恐后,大难临头,保命才是第一要务。

鹭鸶鸟在红树林的家门口张望,又似乎发出什么台风信息,它追上西去的一爿云霞,而又暮然回首,它记起了什么事,我猜测不到。鹭鸶鸟天生喜欢红树林之家,我小时知晓,可是小气得我难得靠近,我甚至有时想借一阵风睥视它怎样归巢,我要看清它骄横的展翅翱翔姿态是何等壮美自然,它自信的雄姿谁能媲美。我深爱它那红树林梦幻,对我海岛家乡的一往深情。那一湾绿色的憧憬是我故乡的堤草青青,还是虬结岁月的款款轻涛的呢喃……

台风似乎将至,但一切都显得这般寂静而温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