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小散文网

疫动的心

2023-05-25
今天是感染后的第八天,症状基本都消失了,但明显感觉体质还有点虚弱。午后小憩了一会,隔着窗户感觉外面的阳光不错,于是换了身衣服,走进了久违的塘西河,不自觉地就径直来到了“听雨亭”前,见无人占领...

今天是感染后的第八天,症状基本都消失了,但明显感觉体质还有点虚弱。午后小憩了一会,隔着窗户感觉外面的阳光不错,于是换了身衣服,走进了久违的塘西河,不自觉地就径直来到了“听雨亭”前,见无人占领,便走了进去,缓缓坐下。

园子里的人不多,大人们三三两两或漫步或静坐,神情似乎都有些凝重,孩子们也比较安静,就连平日里生机勃勃的沙滩也不似往常那般热闹了,倒是右边空地上那几只狗和它们的主人玩得比较欢实,无忧无虑的仿佛世界上什么都没发生过,动物的世界或许确实不似人类这般无奈吧。与疫前相比,花草树木们明显变得苍老了,原先稀疏的枝头如今更加稀疏,印象中一直昂着头的小草们也耷拉起枯黄的脑袋,环视四周,整个公园已很少能看到绿色了,我想这季节确实是深了。是的,过了冬至便是年,眼看着就是腊月黄天了,我不禁一声长叹,这无奈无助而又无措的壬寅年啊,我们竟是以这般的惨烈与你告别吗?

想想这几日的经历,简直是惊心动魄、手忙脚乱、心力憔悴啊,先是自己倒下了,接着是妻子、儿子,接着在三天之内,几乎所有的亲人都相继中招,尤其是两双老人都已80内外,且有严重的基础疾病,家里又没有储备任何应急用药,他们只能靠自己羸弱的身体去抵抗灼热的高烧,假如你是他们的子女,你的心不会碎裂的疼痛吗?还有那打工在外的弟弟、妹妹两家,他们拖着疼痛的病体,还不得不坚守繁重的劳作岗位只得打电话向朋友求助,在我一筹莫展的情况下,幸有江同学送来了爱心,从他家不多的余粮中昀出一瓢,替我解了一个大大的难题,这叫救人于难,此情此谊他日当以大酒相报!就这样我和妻子带毒驱车把药送到了父母手中,于是,我的内心似乎稍稍得到了些许安慰,毕竟是手中有药,病人才可以不慌啊。妻子连车都没下,紧接着又赶赴居巢,此乃患难之妻啊,让我对你说声:辛苦了!好在今天得到消息,两双老人的身体都已经基本平稳了,谢天谢地!果然好人会有好报。

不知不觉,我脆弱的眼眶竟流出了泪水,是感动还是悸动?亦或兼而有之。我知道人世间一切的恶果都是我们自己作出的孽因,可我们如何要让那些老人和孩子同我们一起遭受如此的苦难呢?还有那些底层善良的人们,他们不分昼夜的劳作,风雨兼程的奔波,一年都难得有一天半晌的闲暇,去看望自己年迈的父母和待哺的孩子,乐享哪怕片刻的天伦,我们又如何要让如此淳朴的人们同我们一起历经此劫呢?地也,你不分好歹何为地?天也,你错勘善恶枉做天啊!

恍惚中,我仿佛又听到了雨声,淅淅沥沥、嘀嘀嗒嗒……,就如这些年每每心绪不宁时来此听到的一样,这雨声绵绵不绝,给我灵感,给我启示,整整三年了,它一直没有停,就这么淅淅沥沥地阴霾了多少岁月,就这么滴滴答答地它潮湿了多少心情,濡碎了多少梦境。此刻,我又仿佛听到它不厌其烦地说:鬓已星星也,鬓已星星也,鬓已星星也,你就任它到天明吧。

一阵风吹来,我下意识的拉紧了上衣,站起身稍微活动活动筋骨。眼前厚厚的黄叶杂乱地铺在衰草上,映着午后的阳光,有些睡意惺忪。河边那几棵婆娑的柳树已尽显老态,仅剩的几枚叶子还不时飘离枝头,在空中翻几个滚,然后无声无息的落到地面或者水中。几只鸟儿站在光秃秃的苦楝枝头,叽叽喳喳地在诉说着什么,它们也许根本不知道就在昨天之前,这片天空曾经历了怎样的凌乱和疼痛。于是我闭上了双眼,任思绪恣意着情感,在这汹涌的世界面前,自以为不可一世的我们到底是个什么呢?一棵小草、一朵浪花、一粒微尘,仅此而已吧,正所谓:尘归尘,土归土,及尽繁华,不过一掬细沙。面对一个病毒,我们甚至连自己都无法掌控,又何谈去照顾亲和朋友呢?于是,我站起身准备回家,突然想起那个一直以为俗套的比喻:健康是1,其余都是0,如果1没有了,再多的0也都是0,是的,这世上没有什么东西比健康更重要的了,假如失去了健康,便失去了一切,于是我告诉自己,从现在起好好爱自己,其他的一切就随它去吧,扬手一把灰,散落江河里,碾作尘埃化作泥。

愿从今往后,中华安好!人间平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