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小散文网

回忆是淡淡的愁

2023-05-25
同时有另一个人,具体来说是我的大舅舅,见我哥、我姐学习成绩很一般,取笑我:“三啊,你还是以后跟你姐一样念完小学就出去打工吧!”我很不服气地对他说:“你等着看吧,我会是我们学校最优秀的学生...

同时有另一个人,具体来说是我的大舅舅,见我哥、我姐学习成绩很一般,取笑我:“三啊,你还是以后跟你姐一样念完小学就出去打工吧!”我很不服气地对他说:“你等着看吧,我会是我们学校最优秀的学生的。”大舅舅不置可否地说了一句:“你要是能考石婆小学第一名,我就送你个书包!”我知道这是对我最轻蔑的否定,可是我当时还是没有认真。

我的童年里,没有勤奋二字可言,因为每天完成老师布置的课堂作业之后,我就安奈不住自己野的性子,跑到邻居家,跑到同学家,肆无忌惮地挥霍着那专属于孩童时代最无忧无虑的日子——管他将来地崩山裂,谁也阻止了我们少年心性的儿童,为了那所谓的“***乐”疯狂。

没错,那个年纪本来就不是一个懂得生活的艰难,而一心沉醉于***乐的时期。

可是有一天,来的突如其然,我上初中了,在放学回家的路上,遇到了骑着自行车赶往学校的小学班主任,他叫住了我:“林沐风,你跟我来一下,我有东西要给你。”在众人倾羡的目光、在自己小鹿乱撞的疑惑中跟他来到了一见单人间里。单人间里,中间摆着一张单人床,窗前摆放着一张办公桌和一把椅子,在办公桌与单人床之间的位置则是他的私人物品摆放的位置。

一进门,他就直奔自己的私人物品而去,平时大大咧咧的我在尊敬的人面前还算乖巧,明明我是跟着他进那间单人间,但是没有得到他的许可之前我还是规规矩矩地在他的门上敲了几下,再喊了一声“报告”。

“不用这么拘谨啦,进来吧!”搞得他倒挺不好意思,“给你,这是我承诺给给你们当中考第一的奖励,一本足够你用上一个学期的笔记本。”

“谢谢,老师!”我当时只是木讷地接了过去,翻了两眼,上面写了四个大字:“自强不息!”

“由于老师工资太低,奖品只能这么寒酸了,你别介意呀!”他看我目瞪口呆在那,抓了抓脑袋说到。

寒酸?寒酸个屁呀,那可以说是我这辈子收到过最好的奖品,没有之一。他让我看到了一个为人师表的重信守诺的样子,看到一个不被任何期望却依然能被点燃的希望之光,看到像我这样萤火之光也可以被照亮到成皓月之光。所以,他对我一生的影响并不在于一本笔记本或者什么其他的奖励,而是对我的重视,对我这个不见风浪、也不经风雪的顽皮孩子最好的鼓舞。

所以,我从他身上感受到的并不是诚信的力量,而是在逆境中坚守的勇气。

所以,后来大舅舅没有兑现诺言,我并没有记恨他,我只是受不了他那老是自以为是地当着人家的面前对人指手画脚地的臭毛病。

我的那个小学班主任,不但是我的授业恩师,而且还是我的伯乐,他发掘了我写作上的天赋,曾经好几次鼓励我将写好的作文拿出去投稿——只是因为,我一个小小农村娃,上无领携之人,下无尺寸资源,最后辜负了他的好意,也埋没了自己了。

如果说我是那埋藏在地下的笋,他则是我要破土而出、拔地而起的希望,再艰难、在坚硬的困难我都熬了过去。老爸老妈不止一次地希望我辍学去打工,因为周围人家的孩子都这么干,我呢,小学一毕业,考了年级第一,我就跟我妈说,等我念完初中就去打工;谁知道中考的时候一不小心又考了年级第一,我再接再厉,继续忽悠,等我读完了高中,就出去打工;但是,也许是命运不甘,我他妈又考学校第一,考上了北京一所高等学府。爸妈也学乖了,再也不肯上当了,让我助学贷款解决问题。

你说,我这一路走路的功名是不是对小学老师的背叛和对父母的压榨呢?我不知道,我知道,我只是不愿意平凡,哪怕有着平平谈谈的安逸生活——我虽然从来没有过那些高考状元那样的风光,但是在我心里,我是一点儿也不比他们差的,心高气傲就此养成。

你也许会觉得,心高气傲能有什么错?我告诉,大错特错,他害的我一次又一次地上当受骗。

第一次,是在大学期间,想找一份兼职,有一家中介机构(其实是两个骗子伪装的)给我介绍工作多项,我却因为自己觉得自己很了不起,连求证的过程都省了,就直接给了他们中介费120元,然后回去等消息,等了一个寂寞一个冷,等了一海枯石烂一个捐款而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