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小散文网

“阳”人日记

2023-05-25
(一) 我被新冠病毒所感染,“阳”了。时间在2022年亚岁节的前夜。尽管此前我出门紧悟口罩,进门洗手消毒、接物战战兢兢、就连双眼都没敢多看路人几眼,但终究还是没能逃脱三年来让我日恐夜魇的奥密克戎所...

(一)

我被新冠病毒所感染,“阳”了。时间在2022年亚岁节的前夜。尽管此前我出门紧悟口罩,进门洗手消毒、接物战战兢兢、就连双眼都没敢多看路人几眼,但终究还是没能逃脱三年来让我日恐夜魇的奥密克戎所索绕。我不知道五官的那一通道没能阻挡住新冠恶魔,毕竟它乘虚而入了。当我第一时间感觉到,脊背有些酸痛、嗓眼有一点点的奇痒时,我还自我慰之为冷寒,便和岳丈、儿子三人以迎亚岁为名而畅饮青稞美酒至微醺,至深夜才踩着清冷的街灯回家。

我在想,我是不会感染新冠病毒的,至少不会这么快。

(二)

一年中最迟而来的阳光在冬至节早晨已透过窗户洒满了阳台,映射在卧室的窗帘之上形成了血红色,看上去似是群魔乱舞,让我看不清底色。我爬不起来了,全身冷颤,脊梁处如山间垭口劲吹西北风,额头灼烫、脚底发凉,急忙让爱人拿来体温计,一测,好家伙,温度直达39度多。全身关节、肌肉酸疼,眼前更是一帘的蚊虫飞舞。

而爱人和儿子没有却没有丝毫不适之症状,我心中还在安慰自己是偶感风寒,总觉得午后斜阳西下时我便会恢复如旧。可事与愿违,我把每隔半时就夹在腋下的气温计一遍遍地凝视,看水银柱却一直在我昏沉的眼前矗立高耸,大有不达40不罢休之感。爱人和儿子一次次劝我吃饭,我一次次恶心欲吐,我只想用被子把头和脚都裹严实,闭上窗帘,在没有阳光、没有声音、没有空气的黑暗世界里蛰伏。

(三)

爱人也不幸中招,和我昨日感觉类同,而我昨日持续的高烧渐退,随之而来的却是一种虚脱,发根如一个个泉眼,全身也如同进入了桑拿浴间,肌肉关节疼痛加剧,站起来感觉全身就会散架一般,这时候病菌也开始集中攻击我的上呼吸道了,嗓眼阻塞,就连唾液都难以下咽了,若一声咳嗽,那便是全身的震动,大有摧毁之感,我打开手机寻找缓解良方,餐桌上一字摆开所有的家庭药箱中的药,可唯独没有连花清瘟胶囊和布洛芬。我不知道我应该吃啥,给爱人吃啥,要让儿子预防又吃啥?

夜幕来临,儿子也中招!

(四)

又度过了一个难熬至极的冬夜,新冠也终于如愿以偿的把我们三口之家全部撂倒。一个个卷缩在被窝中如同尚未真正进入冬眠的高原黑熊,而我这头则是寒冬中被逼无奈的那一只公熊,爬出来,得为家庭成员冒着冰天雪地去寻觅食物。所以我身体感觉稍轻松就爬了起来,熬制冰糖雪梨茶、生姜葱根汤、香果蜂蜜水。一会儿看爱人是否发烧、一会又探儿子有没有异疼?静坐在沙发上构想今晚晚饭为患者准备什么样的食材?

(五)

平躺在床上,等周日的太阳透过窗帘再起床,可迟迟等不来,无奈中掀帘一看,原来云雾密布,是一个数九的阴天。已是近午,没一点食欲。爱人和儿子也在一声声的咳嗽和断续的呻吟中裹着被子没有欲要起床的迹象。身体仍似刚刚淋浴过后没有擦干,虚脱地又想把自己平铺在沙发之上。胸部隐隐作痛,许是昨晚激烈的咳嗽引起震动的结果。想着该吃点什么了,不然害怕身体吃不消。于是煮了一碗鸡蛋醪糟,可入口终究还是无味......。

(六)

这是明天该写日记的位置,我不知道明天该写写什么?不过如其无聊、痛苦、感觉叙写生命向《西部世界》发展的2022年末恐怖记录片式的日记,必不再写,而是终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