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小散文网

初冬的早晨

2023-05-25
天气预报,极寒。 但越冷,总是天气最晴朗的时候。 天空湛蓝湛蓝,是最美冬日的一个早晨。...

天气预报,极寒。

但越冷,总是天气最晴朗的时候。

天空湛蓝湛蓝,是最美冬日的一个早晨。

不想起床,黄帝内经说,冬,位在北方,五行属水,养身,晚起。意谓冬天阳气上升,阴气下沉,人要随天地阴阳之变化,慢慢适应,不要过早起床。

但阳光却早早光临,先是一点光亮,随后越来越强烈,透过窗帘的缝隙,直照在我的床头。把膀子伸到外面,感觉暧被外仍然寒气袭人,就又把膀子缩回暖被中,再焐焐吧。

但阳光却起劲,让你即便硬睡,还是被它的暖意诱惑着。

于是一跃而起,拉开窗帘,干脆让阳光毫无遮挡地铺满床前。

这个冬天,实在悲喜交集,心情好像一直在抑郁。本来,三年的疫情看到希望,专家说剩下最后一公里。既然放开了,说明已经过充分评估,新冠病毒已不足畏惧,出行方便了,相聚也无顾忌了,春天可能真的在三年之后,重新来临。

可话还没说完,不知不觉突然变阳了。再转身,周围一片一片阳了。

这病毒是如何就突然疯了呢?一切全然不知,且病毒不断借势铺散开来,如汹涌的潮水,四处奔腾,还没来得及高兴,就被染上了,继而又波及全家。

真的让人无语。郁闷。

虽是短暂的发热,但随之而来的是一直不能停止的干咳,浑身无力。为排除相互感染,三口之家轮流吃饭,睡觉也戴着口罩,除了如厕相撞,其余的时间,就只能各自躺在床上静养。

不能外出,也不敢外出。菜场、超市、餐馆、公园,一片一片地咳嗽,让人畏惧,心里在相互猜疑,又在相互防备,听到咳嗽就紧张,是阳过了?正在阳?还是在走向阳的过程中?赶紧低头从一旁绕着走过,生怕中招。自己虽已康复,但依然要防备再次感染,同时又要防止感染别人。

好好的日子,好好的时光,过得没有一点生活气。感觉这日子就像相互离散的风,大家都相互间隔着,被吹得七零八落,即便一家人也要有别和疏远,完全没有了寒冬相聚的暖意融融。

看着街头人们警觉的神态和匆匆的身影,心中好不郁闷。

于是,一个人去了城外,到另一居处。这里没有城市,没有人群,没有喧嚣,只有静静的原野,冬日褪去叶片的光秃秃的法桐和白杨。

乡下的天地大多了,病毒传播失去了媒介,地旷人稀,人与人之间有着天然的屏障。远近都是河沟,遍地枯树野草,清晨起来,上面是一层泛白的盐霜。

从空中望去,孤零的远树村落,旁边是几处发亮的河塘,河塘上面漂浮着薄冰,薄冰发出耀眼的光芒。

几只越冬的白鹭,正悠闲地在浅水中觅食。

但我更喜欢看更远处的原野,那里是一片一片的麦地,现在还是冬日,这些麦田还被枯黄映照着,好像没有生气。尤其清晨,河塘远树萦绕着一层淡淡的薄雾。当太阳升起,薄雾便渐渐散去,这时就慢慢透出那一片一片淡淡的绿意。

这绿意像朦胧的纱,浅浅的,似有似无,只可遥看,却又看不太真切。但我知道,它们确实真的存在着。那是秋播的种子在土壤发的芽,它们现在还是一两片嫩叶,正如路边沟渠旁的这丝丝绿意,还有枯枝上点点嫩芽,如果你不特别注意,一定不会在意,它们嫩得如同一抹水彩,掸掸就掉。

但过不了多久,就会呈现强大的力量。地心深处的号令已发,它们将在开春后,用绿色和繁茂驱散大地上的枯黄和肃杀。

也许,它们还要经历一场或者几场漫天大雪,甚至更加严酷的寒潮,再一次被寒冷和孤寂所埋没,但即便这样又能如何?谁又能阻挡得了,地下,那一阵又一阵已萌动了热力和心扉呢?

就像现在,我站窗前,心中已被冬日的阳光激发了所有的热情。

尽管眼前依然是没有活力和生机的乡野天幕,远处国道上,失去了往日的繁忙和川流不息,连小鸟也收敛了翅膀,在寒风拂动的枝头不停张望。

但我已平和,不再郁闷和忧郁,这样阳光灿烂的日子,不是在一个冬日的早晨,不经意就来临了吗?

该来的一定会来,该走终究要离去。

我打开音乐,这是一道巫娜的古筝《秋水悠悠》。虽是冬日,但眼前的景象配这首古朴素雅又悠远的曲子正合适,正好在这样一个早晨聆听。

它极舒缓,又充满细腻和温情,在暖暖的阳光中恣意流淌,不紧不慢,融化了堆积在心头的整个冬日坚冰,缓缓驱散积压在心头的忧郁和烦躁之情,让这个早晨变得愉悦开心起来。

此时的我,特别宁静而欢喜。我飞速打开电脑,把这份心情放飞,传递给那些和我一样,还在阳潮里挣扎郁闷和不开心的每一个人。

我想说,让阳光和音乐带走这个冬天所有的烦闷不安吧。

打开心窗,去发现一片一片正在返青的土地。

那里,希望永生不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