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小散文网

挺过深寒,静候春风

2023-05-25
每日吃过早饭歇会儿后,我也都会下楼到小区里走一走。不过相比以往,多了不少程序,少了许多简单:戴好口罩架上眼镜,整好衣帽换好鞋子,带好手套走进电梯,走出楼厅来到户外。...

每日吃过早饭歇会儿后,我也都会下楼到小区里走一走。不过相比以往,多了不少程序,少了许多简单:戴好口罩架上眼镜,整好衣帽换好鞋子,带好手套走进电梯,走出楼厅来到户外。

抬头见得天空湛蓝,高楼之间几处暖阳。 迎面不见枝头摆动,出手一试并无风寒。小区里道路纵横交错,一条长1100宽约1米多一点的塑胶行道贯通着小区南北,蜿蜒于楼宇之间。——多好的享受环境啊!然而眼下在这条行道上跑步、行走的人,已经极少。若逢迎面相遇,大多均能彼此会意,相互绕开避免擦肩。遇见相熟的,亦只点个头打个招呼,并不多话了。如今疫情之下,口罩乃是一道尚能拒挡病毒的有效屏障。大凡所遇之人,基本均有口罩捂着。

半个小时走罢便回家——摘口罩、喷酒精洗手之后,方入家门。

于我而言,"眼镜加口罩",起先的确觉得麻烦:口罩上边金属条贴紧面部了,眼镜内侧镜片上还是容易蒙上一层湿气,就得下掉眼镜擦拭。反复如此,委实不便。后来算是上网搜到了一个窍门:先戴口罩后戴眼镜,眼镜底边尽量压在口罩上侧边缘——如此一来,便无湿气蒙上镜片了。戴口罩、下口罩,喷酒精除菌、洗手消毒……习惯了也就不嫌烦了。

前些日子,每天上午十点多钟,我都用轮椅载着岳母下楼,再推着她来到小区南门内"明月松间照"景观地带,然后搀她下轮椅在这里走一走——这里暖日融融没有风。我们都是口罩遮得严严的;不过时常可见远近过往者真不乏另类:不戴口罩者有之,口罩只遮住嘴巴、鼻孔仍裸露在外者有之,口罩干脆拉到下巴之下者亦有之。就是这样一些另类的人们,往往还三三两两聊天说笑,亲亲热热聚头交谈。更有甚者,几位上了年纪的大妈,天天上午准时推着摇篮车里几个月大的婴孩出来晒太阳——大人小孩全然"口无遮拦".真是不能不由衷钦佩她们的胆大心大。

近日,风闻小区内"阳"者渐多,人们感觉病疫离自身真的很近了,都非常自觉:非必要不出门。我也没敢再推岳母下楼了;只在每日上午日头晒到屋里窗口时,帮她搬个椅子过来,让他坐在窗口见一见阳光。我自己日常的两趟"走一走",也减为一趟了:只在上午到小区里走几圈;晚上就不再到小区外面去走了。另外,菜市场那样的地方,家人也是尽量少去——买一次菜,便是一周的量。

眼下,人们都关注"阳"了一回的"过来人"的感受;而"过来人"也乐意分享。

本月初,我的一位远在成都的老同学,曾在他"阳"过之后的第一时间,在同学群里向我通报了他的病程病因。其自述为"轻症状":头脑壳痛,吃一包39就消失。喉咙干,轻微疼痛;没有发烧;咳嗽轻微,有痰些许…… 共计病程五日——无他,唯有嗅觉味觉差了。其染"阳"病因,是妻子先"阳";他护理时未戴口罩。我问起他家98岁的老爷子,答曰"阳"了七日后痊愈;其间只有一日低烧,并无其他不适。他家里还有两个幼小的孩子,也并未沾"阳".

如此通报曾让我对此病毒不以为然;而日前微信朋友圈里休宁海阳中学汪伟老师——我退休前的一位年轻同事分享的染"阳"上身的情状感受,则让我见识到了这病毒的分量:头天夜里"先发冷,再发热",忧心"明天还有四节课,一个晚自习,高三娃,耽误不起"——多么优秀的年轻人,真是令人怜爱啊!次日早晨则发了"一夜小结":高烧难退,吃退烧药都降不下来;出汗,且关节冷得发抖;头脑胀疼…… 第三天早晨,又发了"二日总结":仍有高烧,但吃了退烧药管用了;发冷状况有所改观;此外就是鼻塞、微咳和黄痰、浓鼻涕。手机里其他一些"过来人"的"过来"症状,也大抵如此;还有就是胃口不好,不思进食等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