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小散文网

家乡的美味土豆腐

2023-05-25
“漉珠磨雪湿霏霏,炼作琼浆起素衣”,这是古诗关于豆腐的描述。又到快过春节了,忽然想起“豆腐”。在没有机械设备的年代,每年过春节的时候,每家每户年年磨豆腐。那时候磨豆腐,是石磨操作。要...

“漉珠磨雪湿霏霏,炼作琼浆起素衣”,这是古诗关于豆腐的描述。又到快过春节了,忽然想起“豆腐”。在没有机械设备的年代,每年过春节的时候,每家每户年年磨豆腐。那时候磨豆腐,是石磨操作。要想磨豆腐,提前与磨豆腐的作坊主人预约。

在我的印象里,每年,我父母亲在春节来临之前,早做好准备,筛选好颗粒饱满的干黄豆粒。因为,我们村上就一家豆腐作坊,年底磨豆腐的村民,都集中涌向这一家豆腐作坊,所以,要预约排队,与作坊主确定磨豆腐的日期。

老作坊磨豆腐,是一个平时磨面的老石磨,全人工绑上两个木棍当做对应的力偶推杆推磨。磨豆腐的那一天,我父亲母亲,在作坊主的指点下,把新筛选的黄豆,用方斗倒在磨盘上。然后父亲母亲就人工推磨,湿的豆子加水上磨,成渣、白布过滤的豆腐水上锅煮沸。跟现在机械化的作坊相比,这算是最古老的的磨豆腐的方法吧。

豆腐的水,我记得,豆腐作坊的师傅说,用淮河的水最好,比沟水好,做出的豆腐细腻柔滑好吃。我们家在淮河的岸边,所以,我的父亲母亲,一大早就用两担子水桶到淮河的边上挑水,把作坊里的盛水的大缸盛满水。磨好过滤去渣的豆腐水倒在锅里煮沸,由豆腐作坊的师傅用石膏点豆腐,退火后,静等半个小时,出锅放在模子里,白布包好,等上一段时间,成型。就这样做了豆腐,我们当地人称为“水豆腐”。当然,在出锅前,沸豆腐水的表面漂着层油状的物质,作坊的师傅用筷子捞起后,挂在放外面的绳索上晾晒,晒干后就变成了现在市场上的腐竹。腐竹,我们是不要的,那时没有什么钱给作坊师傅作为酬劳的,腐竹就是作坊师傅的酬劳。

水豆腐制作好后,我父亲母亲,用水桶挑回了家,放在厨房里一个盛满水的缸里存放。做的多了,有亲朋来,捞上几块赠送,也算是上好的礼品。

我最喜爱吃水豆腐,柔柔腻腻,细细滑滑。大冬天冰冻的天气,有时候厨房里水缸里的水结成了冰,父母不在家的时候,经不住嘴馋,我就偷捞出豆腐块来,不经加热,不怕坏肚子,直接拿出来吃,冰冰凉凉,口感清脆。等到我肚子坏的时候,免不了父母亲的责怪。

豆腐块,在油锅里煎炸成金黄撒盐捞出入盘,撒上葱花,一道美味菜肴端上桌,是来客必不可少的。豆腐也可以与青菜煮着吃,我的家乡,青菜、油菜、青罗卜多的是。什么菜都可以与豆腐进行搭配,我都喜欢吃。母亲做豆腐菜刚盛碗里,我猴急,不等拿筷子,就手抓起来,尽管碗里还升腾着氤氲雾气,我根本感觉不到烫手,直接往嘴里塞,呼呲呼呲作响。母亲叫着,不要急,小心烫着。豆腐,我们家乡曾经的土豆腐,在我的记忆的深处,永远回味无穷的美味。只不过现在想再吃到老磨坊的豆腐,已经不大可能的事情,机械化的制作早已代替了纯手工的制作,石磨也不多见,或许进入到地方的博物馆里了。

我对于豆腐情有独中,即使在外面酒家饭店,也免不了点上豆腐的菜谱,麻婆豆腐、油炸豆腐、白菜豆腐、家常豆腐、千叶豆腐……,豆腐在大厨师的手中,花样百出。尽管,远离家乡,他乡打拼谋生,感受着异乡奇特百出的豆腐风味,却仍然忘不了,家乡曾经的最古老的老作坊磨豆腐的方法所制作的豆腐的口味那么香甜。

我忽然想起《芋老人传》里描述的一位书生,同样的芋头,在他寒酸憔悴时和做了朝中大官的时候,所品尝的味道是不一样的。在他记忆里,最好的口味是寒酸时吃的那碗芋艿。只不过,我现在每当过年回家的时候,不能吃到小时候那种口味的豆腐,可能是现在生活水平提高的缘故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