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小散文网

一些阳光撒在沙砾上

2023-05-25
浅浅的微风向阳吹来,风静止的时候,太阳照着额前,延伸至身体中,使一个慵懒的人舒展开来,这时候的世界是温暖的,和冬日无关,和站在花草丛中无关,和生病了的世界在围墙之外,无关。...

浅浅的微风向阳吹来,风静止的时候,太阳照着额前,延伸至身体中,使一个慵懒的人舒展开来,这时候的世界是温暖的,和冬日无关,和站在花草丛中无关,和生病了的世界在围墙之外,无关。

因为是阳光今天重新铺设在这大地上,生活在近旁的所有一切,都好像是因着我的出现,热闹着,喧嚣着,雀跃着...

在这之前它们也许也曾以这样的方式迎接过无数次的微风细雨,夜晚和天明。

愿意出来的小动物们在这片沙地的小洞穴里尝试着出来,小心翼翼,带上翅膀,飞在空中,又在叶片下的阴影里娇羞的藏起来半截身形,使得本就显现的屁股在尾翼的掩饰下暴露出风骚,连过路匆匆的蚂蚁们见了,便在这清冷的世界里生出一丝犹疑, “兄弟们,搬了它,食物”,肥美的晚餐,待稍稍靠近,它又隐出了视线,搅和了大好的兴致,看来匆匆赶路才是蚂蚁们的生命日常,而戴羽翼渐丰的昆虫,便是刹那芳华绝代,是一路的风景,往后平静生活中的赞歌。

蹲在这片沙地又很久了,小腿感觉麻木,传导来信息,我起身立在这世间的一个不起眼的角落里,确又是立在这温暖阳光覆盖的区间内,这草与草接连生长向外蔓延的正中间。

麻雀走在水泥铺就的边沿上,好休闲!

蚂蚁冢,好多底部的沙砾从许多的洞中形成,然后被搬出,累积在地上,似埋葬菊花草的坟墓,又见它从这墓地里向外生长,向阳处开出花来,惊艳不已。

四点了,即下午十六时,足球场在四十多米视线内,有场球赛,场上没有外援,都是中国球员,双方都很努力,在阳光热烈的时候,或者大风细雨中,一群二十出头的男人们表达的关于青春,我是这么理解的,当我在场外时,觉得他们在踢假球,伴随假摔,我以为明天是阿根廷和法国队世界杯决赛,中国队却在今天,在这里。

我所以想着,换上衣服加入其中,而当我在球场上,我是这么觉得的,可能中国队确实是也尽力过,运气,一定是运气,你看,我跑的气喘吁吁,我踢的伤痕青紫,我潜伏在对方的禁区外,不越位,球就会打在我的头上,球进了,头球,球进了,欢呼雀跃,我想,我能理解的实力,大概就是这样子了……